无障碍说明

中国田径完成目标早有预料 未来还要推进发展

中国田径完成目标早有预料 未来还要推进发展

男子接力打破中国纪录

本报巴西里约热内卢电 同样都是里约的海滩,但论名气,蓬塔尔显然不是科帕卡巴纳和伊帕内玛的对手。不过,因为远离闹市区,而且处在一大片居民区的深处,蓬塔尔给人的感觉是比较幽静,好似世外桃源。奥运会的竞走比赛,就在蓬塔尔的海滨大道进行,运动员们需要在划定的区域内,走上好多个来回才能完成比赛。

当地时间19日下午,在女子20公里竞走结束后,中国代表团田径项目领队、国家体育总局田管中心主任杜兆才,在赛场边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杜兆才对于运动员们的表现相当满意,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有点有面”。

提前完成赛前目标

在奥运会上,田径是名符其实的金牌大户,可碍于自身实力,中国代表团并不指望田径能对奖牌榜有多大贡献。不过,这并不代表中国田径队对自身也没有要求。“来里约之前,我们的具体目标就是一块金牌和三块奖牌。现在已经取得了两金两银两铜的成绩,算是超额完成任务。”杜兆才告诉记者。

对于中国田径队的总体表现,杜兆才表示比较满意:“我们在项目上非常全面,走、跑、跳、投都有表现。男子20公里竞走,我们包揽了冠亚军,这在历史上是第一次;男子100米,我们两个人进半决赛,而且三人报名、报全,也是历史第一次;男子4×100米接力,第一次闯入决赛;男子撑竿跳高,历史上是第一次进入前八名;男子三级跳远,历史上第一次拿到铜牌,而且也是我们在奥运会的田赛项目中,继1984年的朱建华后,再一次在男子项目中拿牌。”

对女子接力表示遗憾

最近几天,美国女子4×100米接力队单独重赛,并因此挤掉中国女队参加决赛机会的事情,受到了很大的关注。对于这个风波,杜兆才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根据组委会竞赛组织的程序,美国队提出申诉后,组委会给了她们单独重赛的机会,我们认为这是不合适的,所以我们马上申诉。”杜兆才表示,“因为以前没有这样的规则,所以在美国队重赛之后,我们又进行了第二次申诉,但组委会还是维持原判,我们感到很遗憾。因为这毕竟是奥运会,有时间上的限制,所以第二次仲裁的结果,就是最后的裁决。”

在杜兆才身边的中国田径队总教练冯树勇此时告诉记者:“根据规则,接力项目至少要有两个队,甚至是需要有三支国家队级别的队比才算成绩,就连奥运会达标赛都是有这样的要求,但这次居然让一个队在这里跑,成绩还能有效,很奇怪。”

欣喜这次有点有面

从去年的北京世界田径锦标赛开始,中国田径就不断给人们带来惊喜,作为田管中心的主任,杜兆才和教练员、运动员们共同努力,才有了如今的局面。在谈到这些惊喜时,杜兆才表示这都是他们“计划内”的。

“伦敦会之后,我们针对北京世锦赛和里约奥运会做了规划,我们管它叫‘1516计划’。”杜兆才开始向记者“揭秘”,“我们在有些项目上加强了管理,训练上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叫‘短跨部’。经过四年的努力,我们在短跑、接力、跳跃等项目上都有了变化,取得的效果大家也都看到了。男子四跳(跳远、跳高、三级跳远、撑竿跳高),我们有三个项目有运动员进入前八,跳远的第五和三级跳远的铜牌,都是奥运会最好成绩,还有撑竿跳高也不错。”

杜兆才介绍说,在“1516”计划的框架下,中国田径在过去几年积极选择走国际化道路,”一方面安排重点项目的重点运动员参加更多的国际比赛积累大赛经验,另一方面聘请高水平的外籍教练,引进先进的训练理念助力重点项目的成绩提升。目前中国队在竞走、铅球、撑竿跳、跳远等项目中都有世界冠军教练助阵。此外,田管中心还积极拓展国际资源,设立海外训练营,如竞走项目在意大利的训练营、投掷项目在德国的训练营以及接力项目在美国的训练营等,让运动员在赛季中能在海外安营扎寨,保证他们的训练比赛质量。

在满意中国田径队本次奥运会整体表现的同时,杜兆才也瞄向了未来:“我们这次是有点有面,点是指冲奖牌,面是指刚才说的男子四跳女子四投。田径项目,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在奥运会上夺牌,还要推进其发展,田径是基础大项,可以服务于其他项目,具有深远意义。”

特派记者赵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