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郎平当年为何没有从政?她认为自己属于球场

郎平当年为何没有从政?她认为自己属于球场

1981年的郎平

中国女排12年后再夺奥运冠军,头号功臣非郎平莫属。

作为当年五连冠“老女排”的领军人物,那支队伍中很多老队员退役后都选择了从政,孙晋芳、张蓉芳早就是局级干部了,其它人也至少是处级,但是郎平却没有走这条路。

因为一件小事,让郎平感到自己终究是属于排球场的。

对于当年“老女排”队友从政的问题,郎平一直很尊重这些队友们的选择,但她感到自己并不适合。有件事情也让她更加深了这种选择。

有一年女排在湖南郴州训练,训练基地是竹棚子,四面透风。

一个星期天,郎平在家休息,郴州基地的主任来敲门让郎平跟领队去一趟国家经委,到了那里郎平才知道,这个基地主任是向国家经委要钱,说是建设训练基地,所以拉郎平是出于郎平的名人效应吧,因为基地领导的级别到国家经委可能都得不到接见。

郎平想,为女排改善条件是个好事,在旁边帮着说话,因为那儿的训练条件确实需要改善,改善了可以继续为国争光。郎平出面的确管事,上面果然给予考虑,很快就拨了款。

但郎平后来才知道,这笔款到位以后,他们并没有马上用来建设训练基地。这件事被告到中央纪律检察委员会,中纪委又反馈给国家体委,还提到了是郎平去要的钱。

之后体委要郎平写检查,郎平很委屈,自己又没有拿钱,凭什么写检查?可是,应该承担责任的人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这件事尽管后来她找主教练袁伟民说清楚了,但郎平感到从事自己的排球事业才最适合自己。

郎平当年为何没有从政?她认为自己属于球场

郎平在比赛中扣球

对于这段往事,郎平在自传中是这样评价的:“这个事件的阴影在我心里好像再也抹不去。有些人是这样当官的,当了官还得顺着别人说话,不管这是不是你的思想,上面说什么,你就得说什么。”

“我当不了这样的官,我没这个‘修养’,我心太软,老同情人,这不是当官的料。我希望自己能学点实在的、科学的、真正有用的东西。”

1986年郎平退役后首先去北京师范大学学了英语,半年后,郎平公派自费去美国留学,为期两年。郎平到了美国身上仅有几百美元,在艰难的条件下,她完成了自己的学业。

郎平当年为何没有从政?她认为自己属于球场

郎平和孙晋芳

凭着她在排球上的业绩,不少国外俱乐部向她发出邀请。1989年她就带领意大利摩迪那俱乐部女子排球队获意大利杯赛冠军,1991年带领新墨西哥州大学女子排球队获美国东部地区女子排球赛冠军。

但是,1994年当中国女排需要她回国执教时,她推掉了一份收入不菲的教练工作,归国执教正处于低谷中的中国女排。而这一幕又在2013年4月再度上演了,郎平二度出山,执教中国女排。

的确,局级干部中国至少几百万人都可以干,而把中国女排带成这样,十几亿人也只有郎平干得最好。

郎平当年为何没有从政?她认为自己属于球场

从右到左依次是杨希,孙晋芳,陈招娣,陈亚琼,郎平和张蓉芳

附:那些从政的“老女排们”

虽然郎平没有走上从政道路,但是她当年的队友们却在行政岗位干的有声有色。孙晋芳推动了中国网球的改革,助推了李娜等人的成功;张蓉芳则在分管排球、跳水等工作时延续了中国传统项目的优势。

在生活中,至今老女排队员的关系依旧融洽,甚至还会一起聚会“揭短”。郎平在2009年接受采访时也说,自己没有像姐妹们从政是因为“还想让国际上知道中国有这么一位国际水平的女教练。”

二传:孙晋芳

1983年任江苏省体委副主任、2001年任国家体育彩票中心主任,从2004年起连续十年担任国家体育总局网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为中国网球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主攻:张蓉芳

退役后曾短暂担任过女排国家队主教练一职,随后调任国家体委训练局副局长,先后分管过排球、跳水等项目和其他工作。现在,张蓉芳在国家体育总局排球运动管理中心任党委书记、副主任。

副攻:陈亚琼

1985年就职于新华社香港分社,近三十年主要工作地点一直在香港,目前是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宣传文体部副部长。

二传:周鹿敏

退役后曾担任上海女排教练,后在上海市社会体育管理中心从事行政工作,现在是上海市老年气排球协会会长。

副攻:朱玲

这位老女排副攻手退役后先后担任四川省运动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四川省体委副主任、党组副书记,目前是四川省体育局局长、党组书记,主抓一线工作。

二传:张洁云

退役之后在江苏省体育局办公室负责外事工作,目前是江苏省体委办公室副主任。

主攻:侯玉珠

退役之后,侯玉珠在福建体委任职。

接应二传:陈招娣

2013年4月1日,曾任前女排接应二传的陈招娣因癌症去世,享年58岁。她生前曾任总政文化体育局局长、总政直工部副政委,解放军总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她也是中国体育界第一位女少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