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比较奥运和世界杯 罢工?抗议?他们都玩腻了

比较奥运和世界杯 罢工?抗议?他们都玩腻了

看到穿巴西男足国家队队服去看比赛的观众没?很多巴西人看奥运,甚至穿的都是足球俱乐部队服。新华社发

在世界杯和奥运会交叉进行的近90年历史里,只有美国和墨西哥曾经在两年内连续举办过两项大赛,巴西是第三例。两年来,巴币贬值,失业率大增,政府丑闻不断,治安问题加剧,巴西的社会问题似乎愈发严峻,然而南都记者在先后采访两届大赛的过程中,感受到的巴西情绪并不悲观。

反对的声音,跟两年前比并不算多

可能是前总统迪尔玛·罗塞夫的下课让很多巴西人失去了标靶。里约街头竟看不到那些反对的涂鸦和海报,而在两年前那都是特色———比如,涂鸦里的内马尔脑袋被蒙上了恐怖分子的头套。

两年前世界杯举行时,有反对者在路旁的墙上贴黑底红字的海报:“去电影院!去剧院!”意思你们都别去球场了,别去捧政府的臭脚。

更直接的标语是:“迪尔玛是个骗子!”她许诺改善医疗和教育,改善基础设施,但任内最大的举措却是把钱花到举办世界杯和奥运会上。巴西底层民众和部分中产阶级觉得当局真糟糕。

刚刚因为被卷入贪腐案而被动下课的罗塞夫,和她的同党前任总统卢拉都收到了里约奥运会开幕式的邀请函,但他俩都没有去。里约奥运会是在卢拉任期内申办成功的,但现在奥运和他俩都无关了。

两年前世界杯期间,弗拉门戈俱乐部后门街道对面一所名叫“C entroIntegrado公立教育学校”的小学,老师们因为抗议工资太低而罢课。萨尔瓦多的公交车司机因为嫌收入太低而罢工。圣保罗最著名的保利斯塔大道上,有一群大学生在那儿抗议,每当红灯,他们就跑到路中间敲锣打鼓喊口号要求政府对教育加大投入,绿灯一来他们就散到路边。

两年后里约奥运开幕式举行那天,马拉卡纳外场有人抗议游行,甚至焚烧巴西国旗,不过那次集会人不多,两三百人,到目前为止,奥运期间出现的相关新闻仅此一例。

一位在里约生活了超过20年的华人对南都记者说:“其实巴西人搞这种事就像玩游戏一样,最近两年也是家常便饭,根本不是什么苦大仇深,玩腻了也就不玩了。而且真正的贫民窟的平民才不会去参加这种活动呢。有些人是想借世界杯那样的场合来放大自己的声音,其实效果也一般,所以奥运会也就收敛了很多吧。在巴西人眼里,奥运会影响力肯定是比不过世界杯的。”

世界杯热情过后,奥运会难成高潮

反对的声音少了,歌颂者更少。这似乎才是里约民众对奥运真正的态度。

两年前,学校的外墙上都是孩子们捧起金杯的涂鸦,转角处可能是贝利或者肥罗的画像,现在走在里约的大街上,哪怕是奥运的标志五环,你也很难看到。你只能在马路两旁灯柱的装饰标识上看到奥运元素。但那是官方行为。

在标志性的基督山耶稣像景点,奥运会的元素只存在于购票提示里,某信用卡商家会告诉你它是奥运的官方赞助商。

市中心的罗德里戈·弗雷塔斯湖堪称运动之湖,沿湖有网球、篮球、足球、排球场等各种公共运动设施,也包括几家划艇俱乐部的码头。可是奥运期间,这些公共设施没有任何关于奥运的装饰,与湖上搭建的色彩鲜艳的奥运赛艇赛场形成巨大的反差。

最有奥运氛围的地方是科帕卡巴纳海滩。海滩上有奥运纪念品官方商店,有临时建筑沙滩排球场,也有供游人拍照的五环Logo,可是等待拍照的队伍并不长。你以为至少沙滩上得有个奥运主题公园吧,没有。即使官方商店里的商品种类,也不如世界杯期间丰富,它的吉祥物玩偶只有一种材料、两种尺码。

世界杯期间,科帕卡巴纳海滩上有两个看比赛的大屏幕,往往能够齐聚几万人,不管有无巴西队的比赛,沙滩上人头攒动,买不到票又想凑热闹的巴西人会聚集到这里。其实巴西世界杯期间全民狂欢某种情绪也延续到了两年后———大部分巴西观众都是穿着巴西男足国家队的球衣去看奥运比赛的,他们穿这个去看游泳,看举重,看拳击和田径,看没有巴西队的奥运比赛。

也有一些人穿俱乐部主队的球衣,弗鲁米嫩塞、弗拉门戈、瓦斯科达伽马……他们需要在奥运会上表达那些他们从不吝啬于表达的跟足球有关的立场。世界杯期间,联赛暂停,奥运会期间,巴甲联赛如常。

如果说世界杯照顾了底层民众,奥运会则只受中产追捧

一个群体在短期内的荷尔蒙是有限的,巴西世界杯的全情释放,必然影响了里约奥运会的国民热情,这可能是最重要的原因,但不是唯一原因。

里约奥运会有28个大项、42个分项,4924枚奖牌,总门票数约750万张,坐不满是肯定的。因为最便宜的票价也要35雷亚尔(约73元人民币),那是最冷门的水球比赛。巴西人并不太爱跳水这个项目,可是预赛阶段最便宜的门票也要120雷亚尔。巴西世界杯只有300万张门票,可是最便宜的票价只要30雷亚尔。

在世界杯门票的分配上,也许是为了讨好国民,组委会尽可能让民众受益,每一场比赛都有三分之一的球票专供比赛城市所在州的本地人购买。有一半的球票供巴西人购买,而且他们可以买到30雷亚尔这样的低价票,另一半才轮到全世界球迷抢购。他们把高价票留给了外国人,最便宜也要180雷亚尔。

土著居民和接受社会资助的贫穷学生,总共能拿到5万张免费门票,这个福利在世界杯史上是第一次。12个主办城市的901所公立学校,通过抽签随机选定学生,幸运的孩子可以拿到两张票,在一位家长的陪同下一起去现场看球。

巴西世界杯被做成了“全民世界杯”的概念,确实有助于实现全民狂欢。出租车司机骂完一通总统,也会在巴西队比赛的时候收车看球。巴西世界杯期间,万人空巷的情景名副其实。

里约奥运会很难做到全民奥运,因为某种程度上他面对的是里约民众和外国游客,而不是巴西人。里约之外的巴西人要来看比赛,需要负担路费和住宿费,即便是里约本地居民,穷人也不会跑到以中产阶级扎堆的新区来看一场游泳或者网球比赛。

里约奥组委原本留了部分票专给巴西民众,但后来因为遇冷,就允许外国观众购买这些原本预留给国民的票。购买里约奥运会门票,现在已不需要任何身份证明,有钱就行。据巴西媒体报道,残奥会门票出售率也创历史新低。

治安比世界杯时更好?警力的确更足了

巴西世界杯期间,全国范围内针对世界杯的安保投入是19亿巴币,以两年前的大概汇率,相当于10亿美元,可是里约奥运会,集中在一座城市,安保支出就高达16.5亿美金。

巴西世界杯期间12座城市的总安保人数是17万,平均一座城市安保不到1 .5万人。里约奥运会期间,8.5万名从全国各地调派来的安保人员在维护这里的治安,街头布满了各种各样的安保力量:警察、联邦警察、军队,荷枪实弹严阵以待。几乎每个街角都有警车。

由此可见安保问题两年来在加剧。两年前为南都记者做过翻译的当地华人这次也提醒记者:“治安比之前差多了,真的要小心。”

官方的案件统计数据尚未出炉,不过以中国媒体记者为案例,两年前的中国记者远没有现在多,但至少遭遇了5起被偷、被抢事件。里约奥运会期间,中国记者要安全得多,至今没有人遇到被抢事件。

不过一位当地记者在跟南都记者聊天的时候对此有另外的看法:“就安全问题而言,奥运会期间的里约算不上是真正的里约,它只是给全世界媒体看的里约。”奥运期间,你肯定看不到几个小孩连成一条小火车在密集的人群里穿梭的情景了,那些时候他们会随时伸出手来抢手机,然后逃之夭夭,像一滴水消失在水中。

南都记者丰臻发自里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edenli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