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输比赛就输掉了一切? 父亲觉得不是那就不是

输比赛就输掉了一切? 父亲觉得不是那就不是

范忆琳

中国体操队在里约奥运拿到了两枚铜牌,这个成绩是三十年来的最低谷。不过好像没什么人在意这个低谷。这一次很多人连体操队员的名字都叫不全。

原本最有希望的夺金点是范忆琳的高低杠,但小姑娘没有进决赛。她是这支体操女队里唯一拿过世界冠军的人。不过那个冠军拿得不痛快———去年的格拉斯哥世锦赛,领奖台上竟然出现了四个高低杠冠军,更像洋葱新闻。

范炳柱飞抵里约入住公寓的时候,女儿正在比赛,他想在售票窗口排队买票但时间来不及。他在公寓里等到了教练给他发来的信息,教练说糟糕的裁判故意压低了范忆琳的分数,就像世锦赛上一样。

范炳柱第一次出国,带了一面国旗,还有一条印有“范忆琳加油”的横幅。红底黄字,最普通的横幅,字体是中国人最爱用的黑体字。这条横幅在几天之后的平衡木决赛中才派上用场,女儿拿到了第六。

高低杠不进决赛,所有人都觉得很意外。四年磨一剑,一剑刺空,有客观的原因,但结果毕竟是结果。不过还好,心态真的不一样了。范炳柱在几天之后对记者说:“当时知道消息的时候我只是觉得可惜,并没有难过,也没有失落。因为她能来奥运会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输掉比赛就输掉了一切?如果父亲觉得不是,那就不是。

范炳柱跑这么远看女儿的比赛,巴西恰好在地球另一端,所以不可能更远了。其实也跟他在国内追女儿的比赛没有什么两样,反正他都会带一台相机。

“这是第五台还是第六台相机了吧。从卡片机开始算。”

具体第几台,他不确定。不过自从女儿开始参加各类比赛,只要在国内,他都会尽量抽空去现场,在看台上对着女儿拍。他的朋友圈里就有自己给女儿拍的最新照片,平衡木上,跳在空中,姿势优雅。他会选最好的照片洗出来。

也是你想象的那样,他的目光总在女儿身上,从出场到下场,哪怕坐在场边喝水的神情,他都在看。他承认。

也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体操这种高难度的项目,好像随时能从器械上掉下来,家长就会忧心忡忡。“我从来不担心,因为教练会保护。你看平衡木,可能觉得危险,不是的,她们小时候就是在地上练,平衡木才10公分高,然后是30公分,50公分,慢慢升高的嘛。”

跟大部分送子女练体育的家长一样,他都有站在训练馆窗外往里看的时刻,他当然了解一些情况,但不会了解更多。

他不担心女儿训练不努力,只担心她能否发挥出训练中的水平。他是个卖推车底部滑轮的小生意人,时间相对自由,反正女儿到哪里比赛,他跟到哪儿。

“国内的体操比赛看的人很少的,看台上很多都是运动员的家属。”他真的可能只是为了去给女儿加油。女儿从高低杠上落地的瞬间,至少可以听到欢呼声。

去年亚锦赛和世锦赛,女儿开始代表国家参加重要比赛,他的签证办好了,但体操队的教练希望他不要去,怕他出现在看台上会影响范忆琳的临场心态。教练说你别去,他就没去。

平衡木决赛结束了,回到奥运村,范忆琳终于从教练手里拿回了上交的手机,她才看到父亲的朋友圈里的自己的照片。来里约之前,队里的手机就全部上交了。教练这种管理方式一直没有变,但父亲是认同的。

“他们还小,没有自控能力。你知道体操这个项目啊,要求注意力高度集中,不能有一点闪失,不管是训练还是比赛都必须精力充沛嘛,万一他们要半夜拿着手机上个网玩个游戏,那怎么办?”

所以直到比赛结束,父女俩才通过手机说上话。之前在里约唯一的交流,是平衡木决赛入场的时候,女儿在看台下走过,看到父亲和那张横幅,对着父亲摇起手做了个笑脸。

一名体操队运动员跟父亲的交流机会真的可能非常少,尤其是姑娘们,她们只是孩子,但凡是孩子,就会被队里管得非常严。国内的比赛,范炳柱去跑“客场”,有时候跟体操队住一个宾馆,但跟女儿根本说不上几句话。

近两年女儿去了国家队,在北京集训,队里只允许姑娘们在周末给家里打电话。标准的一周一个电话,父女俩在电话里聊不了太多话,只是简短的嘘寒问暖。过年回家好好聊?近两年过年队里都没有放假。

“从小在体校她就不愿意跟我聊队里的事,更不聊专业上的事。她一周回家一次,我有时候问她,她就嫌我烦。我也理解,她天天在队里面对这个,很枯燥了,回家了还聊什么。”

从不聊专业,所以范炳柱至今不理解女儿所从事项目里的那些专业名词,一个卖轮子的商人哪里能知道“扭臂大回环动作接叶格尔”是什么意思。

奥运体操最后一天,父女一同在看台上看了男子双杠的比赛。他俩见面不会聊两年前因病故去的妈妈,父亲不提伤心事。不过高低杠决赛后的混采区,有记者问范忆琳关于母亲的话题,把范忆琳弄哭了。

女儿17岁了,因为从小练体操,显得瘦小。越瘦小,越方便在器械上做动作。关于体操的争论很多,有人认为这个项目很残酷,手段无情,会压制女孩的美。

范忆琳在这支中国女队里身材已经是最高的了。范炳柱说:“退役后女儿还能长高的。她们从小吃的东西跟我们不一样,我们吃的哪个东西里没有放激素?她们没有,她们要控制,吃东西很小心,所以她们发育都比同龄人要晚。”

聊天的时候他似乎不担心女儿的一切。未来的出路?未来的工作?未来的生活?他不担心。

“我真的没有想那么多,我知道她做好了现在,以后就会好。我二十多年前从浙江农村出来到上海打拼的时候,也不会想以后,从来只把眼下的事情做好。我女儿现在不挺好的吗?她还小。”

去年有个曾拿过全国冠军的体操运动员在北京的天桥下卖艺,媒体炒作了很久。“好多运动员退役后都过得很好,我干吗要只盯着一个负面新闻呢?我女儿挺上进的,很多运动员都很上进,他们其实都是普通人。”可以想象,这个话题范炳柱是在意的。

范忆琳主攻高低杠、平衡木和自由操。父亲说,他最爱看女儿跳自由操。这是属于一个跟女儿交流甚少的沉默的父亲的细腻。

那天在里约商场逛街,他给女儿买了一双鞋,因为女儿之前跟他提过这个巴西牌子的鞋。

鞋的码数刚好合适。

南都记者 丰臻 发自里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edenli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