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孟苏平曾三度想放弃举重 十年守候终梦想成真

特派记者梁丽娜里约报道

75+kg这枚金牌,对中国女举来说不容有失。

女举总教练王国新说,如果拿不到这枚金牌,他将无颜回国面对江东父老,是孟苏平救了他。孟苏平的主管教练徐艳说:“在孟苏平比赛前两天,我不能让她离开我视线半步,我必须时刻跟随着她,防止一切意外。”

这枚金牌的背后,不是孟苏平一个人在奋斗,它凝结了太多人的心血和渴望,有太多汹涌的故事和起伏的情感。

望眼欲穿

我能去里约吗

女举这次征战里约的换人风波闹得沸沸扬扬,孟苏平和侯志慧一时间成为了新闻漩涡中两团焦点。平日里都是嘻嘻哈哈,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队友,如今却为了一张奥运门票刺刀见红,你争我夺,可是这般血腥她们又何尝不是避之不及?有些东西躲不过,就只能面对。

来里约的路,孟苏平望眼欲穿了十多年,其中的坎坷与反复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里约的那扇门,开开合合了很多次,让孟苏平的心情也只能跟着起起伏伏。

4月的全锦赛,孟苏平没达标,她所在级别的优先级也一度处于6个项目的中下游。比没达标更可怕的是,俄罗斯的卡什丽娜像横亘在孟苏平面前的一座大山,怎么拼都拼不动。

从福建回安徽的那一路,孟苏平的心情没那么明媚。不过,这样的境遇她早习惯了。可她的主管教练徐艳仍未心灰意冷,“不管别人怎么不相信她,我都会告诉她,你一定行!”

这是徐导带孟苏平的第10年了。这个漂在安徽的东北女人转会到安徽省队后,一眼发现了孟苏平。2006年到安徽,无依无靠,徐导特别想做出点名堂,给外人看看。她始终坚信,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自己,才有翻身之机。哪怕现在的孟苏平已是女队唯一的非90后选手,哪怕27岁的她看似职业生涯注定不会太长了。

围绕奥运名单出炉的那几个月,队伍的训练状况迥异。觉得自己已经拿到或特别有希望的人,玩命在练,那些遥望奥运觉得太遥远的人,精神头看上去总有点蔫。孟苏平属于看不到太大希望的那一类,可她的训练衫仍旧一身一身地湿透了。

没有谁不在乎那张稀有的奥运名单。

7月18日代表团名单出炉那天,孟苏平早晨得到的消息是门票到手,一堂训练课后就换了天,自己还是在一步之遥的门口倒下。她早习惯了,只是这一次,感觉会更强烈些。

7月23日队伍出征里约。孟苏平像往常一样提着行李下楼,不过这一次她是帮队友们提,出行的不是她。兴高采烈的气氛中,她强忍内心的失落,“说不难受是假的,我也是女孩子嘛,也会有情绪的失落。”

那之后,孟苏平回到了像火炉一样被烤着的合肥。合肥的气温动不动就飚上40°C,可她每天仍去馆里坚持训练,把训练视频录下来发给远在东北的徐导,日子难熬也得熬。

“那几天在宿舍开着两个小电扇,汗都是哗哗地往下掉。打着太阳伞去训练馆,几步路衣就湿了。”可这是命令,也是扭转自己命运的最后机会,很听话的孟苏平没有一点懈怠。她也知道,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围绕着这团希望,安徽军团的后勤保障、科研、医务等10多人的幕后团队,始终在她身后。

意外频发

金牌仍不容失

直到7月30日,一切终有定论。孟苏平领命火线出征,她坐高铁到北京与带着锅和10多斤大米的徐导汇合。

到公寓后,她们收到了身边一位朋友的鼓励:机会总是留给坚持到最后一刻的人,不去理会外界的纷扰,朝着心中永不放弃的梦想拼一把吧。可那时侯,她们的内心复杂极了,惶恐,忐忑,纠结,向往,兴奋交杂在一起,五味杂陈。

伴随着8月3日京城的夜色,师徒俩飞去了圣保罗,飞去了她们的梦想之城,“练了这么多年举重,各种情况都能适应,现在就想着怎么把每一举完成好。”即便能适应各种情况,可意外还在继续发生。

孟苏平到圣保罗后发现,行李丢了。抵达那里后的第一堂训练课也是其他队员的最后一堂,别人都是摁着内心压不住的向往,而孟苏平训练时脑子里都是懵的,没办法,时差作怪。

徐导多留在圣保罗一天等着找行李,而孟苏平跟着其他级别的选手先行抵达里约。别人都有教练陪着,她孤零零地晃在奥运村。

“没办法,有些事终究要自己一个人面对。” 在赛前逛奥运村时,孟苏平这么说给自己听。她知道,距离她一个人去面对那个大场面的时候越来越近了。

可即使这样,还有意外。

8月12日,距离比赛只剩两天时间了。前方有一条小道消息四处流传:“孟苏平退赛。”不知从何而来的消息,也传到了女队总教练王国新耳朵里,“完全没有,她的状态很好,真不知道是谁在造谣!”气愤夹杂着紧张,裹着最后一战的这几位当事人,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

孟苏平所在的级别不限重量,但来了里约后,休息不好,导致她的体重掉了两公斤。这可急坏了本来就焦虑紧张的徐导,“我必须时刻盯着她,不能让她离开我半步。她要睡我就不睡,看着她。这块金牌的压力太大了,如果丢了还不知道会被骂成什么样子。”松了一口气的徐导站在新闻发布会的角落,一边听着台上的孟苏平表达着感谢大家的话语,一边感叹这枚金牌背后的点滴艰难。

十年守候

终于开花结果

进入安徽省队已经10年了,孟苏平有过很多次想放弃练举重的念头。2009年到国家队后带她的教练不是徐导,当她和新教练之间的沟通没那么通畅时,她想过放弃;2013年全运会后受伤时,她想过放弃;甚至在2015年下半年世锦赛拿到银牌后,她还想过放弃。

这么多的坎坷和曲折,如果没有徐导在背后,孟苏平说她早就不知道放弃多少回了。

尤其是2015年下半年,家中突发的变故让孟苏平那么宽大的臂膀都难以承受。一位至亲的离世让在农村的孟苏平父母精神接近崩溃,可身在北京的她却没有那么多时间去陪,只能默默承受这一切。

徐导每周都会给孟爸爸打一个电话,汇报一些孟苏平的备战情况,宽慰一下她父母的心情。日子看不到希望,就只能一天天熬着,那也是孟苏平这么多年职业生涯最难熬的一段时光。这么多年,她熬掉了在伦敦夺取奥运冠军功成身退的周璐璐,熬掉了一茬又一茬安徽省重竞技中心更换的领导,也熬来了她做梦都梦到的奥运冠军。

这枚金牌,也是安徽本届奥运会截至目前的唯一一枚金牌,孟苏平成为了继许海峰、邓琳琳之后,安徽等待了4年的又一位奥运冠军。

孟苏平说,她做过一个梦,梦里她站在了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上,可却不知道自己抓举和挺举的公斤数。猛然惊醒,发现那是一个梦。

如今,这个梦终于实现了。

马鞍山市博望区新市镇刘山村在孟苏平夺冠那天,鞭炮齐鸣。父母看着电视上夺冠了的孟苏平喜极而泣,这是他们半年多以来,经历生活意外之痛的打击后最开心的一天。

已经熬出白头发的徐导说,10年了,终于梦想成真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