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体操众将立誓言:四年后在东京看我们重回王者

中新网里约热内卢8月17日电 (记者 张素)也许你还在为中国体操队仅以两枚铜牌收官而感到惋惜。身处前方的记者,节选中国体操队上下的“声音”。面向东京,他们这么说!

“4年后重回王者”

体操众将立誓言:四年后在东京看我们重回王者

中国选手王妍在比赛中。 中新网记者 盛佳鹏 摄

此行可能是中国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最后一次执教奥运会。昔日的“金牌少帅”,今已渐渐白头。在他的执教生涯里,既有“雅典滑铁卢”,也有“北京9金巅峰”。谈及里约,他虽感遗憾,仍有信心满满。

“如果备战得好,我想4年后会回到王者的位置上,因为我们有基础。”黄玉斌说。

他分析,年轻的队员们这次失利是因为“无形中多了很多压力,多了很多想法”,反而有失。

黄玉斌说,东京奥运周期的首要问题是迎合国际趋势、吃透赛事规则,并且在选材上也会有所改变。

“运动员有时需要刺激一下,没有在蜜罐里长大的,再优秀的运动员都是催生出来的。”他说,一支队伍有起有伏都很正常。经过这次磨练,林超攀、邓书弟、刘洋、尤浩以及几个年轻女孩都将在4年后成熟起来。

“我们都憋着口气”

体操众将立誓言:四年后在东京看我们重回王者

当地时间8月15日,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体操男子吊环决赛中,中国选手尤浩获得第六名。中新网记者 盛佳鹏 摄

一向有“劳模”之称的邓书弟未能在个人项目站上领奖台,特别是在双杠决赛,他与第三名的分差微弱得仅有0.017分。“经过这次,队内都憋着口气,所以我们回去一定要更刻苦的训练。”他对记者说。

曾经无限风光的中国男子体操队此次落败,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们都背负着很大压力。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到了“伤心处”,沉毅的尤浩、活泼的刘洋还是泪洒混合采访区。

但这并不意味着队内就此丧失斗志。

“既然输了,我们也输得起。”林超攀坚定地说,“我才21岁,这几年我再好好地发展一下难度,把一些缺点尽量变成优点。2020年东京奥运会,我们争取能够赢回来!”

“我也放松了,放开了,敢于大胆发力了!”

自由操决赛后,王妍走过混合采访区。“为什么中国体操队这次失利”的话题对于16岁的她来说还是太过“沉重”,惹得王妍哭了。其实大多时候,无论赛果如何,这个姑娘总是满面阳光。

体操迷给娇小的王妍取了一个昵称:“土豆”。她在赛场的爆发力很强,特别是自由操,从资格赛、团体决赛再到单项决赛,一次比一次好。在场下,尽管年纪不大,她也是扮演着安慰队友的角色。

在前中国女子体操队队长程菲退役以后,中国队的跳马和自由操已成“短板”。然而王妍成为里约奥运周期的“惊喜”,特别是到了奥运会,她在腰伤情况下依然发挥稳健。

在教练王群策的口中,王妍的昵称是“金豆”。这个自称“敢于大胆发力”的小囡,再来一个四年,将成为名符其实的“金(牌)豆”。(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edenli

标签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