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个锦标主义的小角色 一个奥林匹克的大人物

一个锦标主义的小角色 一个奥林匹克的大人物

埃蒙斯

连续参加四届奥运会的射击天才马修·埃蒙斯,最后还是没能走进一个圆满结局。

很遗憾,但这更像我们熟悉的凡人故事:生活绝不是一场先抑后扬的游戏,它会变着花样给你挫折,一再让人掉进同一条河流,可能你预约的幸运转折根本就遥遥无期——我们之所以浓墨重彩地描绘埃蒙斯,因为他比我们更有直面这一切的勇气。他知道抱怨于事无补,心怀期待继续前进,才是更好的选择——奥林匹克的基础在于公平竞赛,而人生是没有“公平”这种说法的,但你依然可以抓牢命运的缰绳,顽强地为自己争取一些奖励。

在我们仰望田径之王博尔特、游泳天神菲尔普斯的同时,也别忘了我们身边还有埃蒙斯这样的凡人:一个锦标主义的小角色,一个奥林匹克的大人物。

独一无二的奥运选手

里约奥运会,男子50米步枪三姿资格赛,美国射击名将埃蒙斯仅仅排名第19位,这意味着决赛对他关上了大门。一个过去三届奥运会的射击男主角,在晚会还没有开场的时候,就被实行了“门禁”。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意外,埃蒙斯长期以来都是这个项目的世界第一,今年的积分更是第二名和第三名之和——你怎么可以想象菲尔普斯在预赛中出局,而博尔特只听到一声枪响?

但意外是埃蒙斯的家常便饭,回顾埃蒙斯的奥运参赛史,就是一本花样百出的状况大全:2004年雅典奥运会,当时23岁的埃蒙斯已经在世锦赛功成名就,一个才华横溢的新科世界冠军理所当然被看好。雅典决赛的前9枪过后,他领先第二名接近4环,最后一枪只需8环就能夺冠——类似的要求放在任何一个行当,都属于“学徒级”标准,埃蒙斯的金牌已经被放进口袋——他果然打出了惊人的10.6环,但排名却从第一变成了第八,中国选手贾占波拿下了中国奥运史上最不可思议的一块金牌。因为,埃蒙斯最后一枪打向了别人的靶位……

2008年北京奥运会是雅典奥运会的情景再现:前9枪打完,埃蒙斯领先第二名接近4环,难度比4年前更低,最后一枪只需6.7环就能夺冠——埃蒙斯没有重蹈覆辙把子弹射在别人的靶位上,但他鬼使神差地只打出了4.4环……中国枪手邱健躺着完成逆袭,连续两届奥运会“礼让”中国选手的埃蒙斯,也因此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失误是会上瘾的,2012年伦敦奥运会,埃蒙斯前9枪打完落后第一名5.8环,领先第三名1.6环的他仍有希望拿到银牌。最后一枪埃蒙斯打出了7.6环的全场最低,手里的银牌变成了铜牌。

三届奥运会,三次失误,全部发生在最后一刻。百年奥运史上从未有过类似的惨淡,人们希望埃蒙斯能在里约得到补偿,但他的里约奥运之旅在资格赛就戛然而止,越来越邪气的“最后一枪”,这次干脆就没给他机会。

难以参透的未解之谜

为什么会这样?万众瞩目的时刻你为什么会失误?如果问篮球之神迈克尔·乔丹这样的问题,他会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你,然后说出一些“上帝也会打盹”之类的金句。新时代的球王梅西干脆就不会回答,反正他的神态会让师奶们母性大发,不忍追问。而埃蒙斯多年来的神情就没变过——迷惘,他跟你一样难以理解,梦游一般的剧情到底是谁在安排。

你看他明明在卧射40枪轰出了震惊全场的400环满环,却在最后一项立姿项目上手感全无。赛前他说的是轻松畅快的“我感觉自己进入了职业生涯另一个阶段,我觉得我开始参透了射击的诀窍,这种感觉非常棒”,赛后就变成了沉痛的自我拷问:“每当打出一枪,我都觉得非常完美,但最终就是偏离靶心,我不知道为什么,回头问教练,教练也说他也没弄明白。”

一般运动员只需要和对手作战,与环境作战,与外界的压力作战,埃蒙斯除了要对抗一整个世界,还要对抗自己。这个饱受挫折的美国人被奥运会划分成两种形象:一个是无往不利的世界冠军,一个是失魂落魄的奥运选手,像拥有双重人格的修道者。从雅典到里约,从初出茅庐的菜鸟到35岁的老将,从单身汉到三个孩子的父亲,经历患癌、康复、移居,但阴影挥之不去,很多人开始觉得,奥运就是他命数中绕不开躲不过的一道“劫”。

幸运的是,埃蒙斯并不这么想,“如果要我用一个词来形容这12年,我会说‘很好’。我在这些年中赢得了太多的奖牌,世界杯、世锦赛,等等。如果能拿到奥运金牌当然好,但我的目标并不是这个,我的目标是,有一天我会彻底参透这个项目的秘密,完全控制自己。”

“最后一枪”故事继续

埃蒙斯应该暂时忘掉烦恼尽早回家,让深爱他的妻子卡特琳娜给他发一个金牌,上写“亲爱的你依然是人生赢家”。

菲尔普斯的23金纪录是伟大,博尔特奥运三连冠是奇迹,埃蒙斯的“最后一枪”是饱含人间冷暖的悲喜剧:2004年埃蒙斯打错靶后跑到雅典啤酒馆借酒浇愁,却碰到捷克女枪手卡特琳娜。2008年北京奥运会卡特琳娜登顶世界之巅,埃蒙斯却在最后时刻滑落谷底,埃蒙斯两行眼泪淹没北京夏天,卡特琳娜的深情凝视将他打捞上岸,两人在场边的拥抱,是那年北京奥运最美的画面之一。

好吧,可能埃蒙斯福薄,不能同时拥有两种幸福。自那以后卡特琳娜不再比赛,专心在家相夫教子,他们后来拥有三个孩子。埃蒙斯说,他会教三个孩子射击,不管他们最终是不是成为运动员,他都想把孩子带进自己为之付出心血的射击世界。

不知道埃蒙斯会怎么跟孩子解释“最后一枪”的奥运故事,而我们希望在他的版本以外,再添加多一点人性注脚——这个屡受打击的父亲身上,一直闪耀着奥林匹克的运动之光,在雅典和北京,他都第一时间走上去拥抱夺冠的中国选手。孩子们,你们的父亲在最落魄的时候打飞了冠军,却一直没丢掉枪魂。

35岁的埃蒙斯面临着职业生涯的又一次抉择,是远眺东京奥运,还是转身放下一切。我们希望他的奥运经历继续下去,里约不是他的终点,因为他“最后一枪”的纠结,实际上也是我们每个人要面对的心魔。埃蒙斯应该回来续写这段励志故事,无关金牌,只有热爱,那将是奥运精神的最佳形象宣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edenli

标签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