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里约客】侯志慧:临阵被换 也曾期待过首金

文/徐思佳

腾讯体育8月15日里约热内卢 177公斤的杠铃落下,候场的总教练王国新和主管教练徐艳长舒一口气,两个人就快要瘫倒在墙边。场地中央,孟苏平一下跪在了领奖台前,面朝看台拜了四下,而一墙之隔的候场,王国新一个人瘫在椅子上,呆呆地愣了许久,主管教练徐艳收拾着孟苏平的背包,嘴里喃喃地说着:“太不容易了,原来名单里没有她,她一个人承受了多少压力啊!”

临阵换人的压力像一颗定时炸弹压在孟苏平的肩上,比赛中,她甚至紧张得一度动作变形,连自己的腿没有站直都不知道,奥委会的官方系统里孟苏平的照片栏上还是一个剪影,最后时刻取代受伤的侯志慧来到里约,孟苏平错过了很多,她没有官方的照片、没有出征照、启程前没去过人民大会堂,与她相反的却是侯志慧,她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装点好行囊,未至里约却只能黯然回国。

【里约客】侯志慧:临阵被换 也曾期待过首金

侯志慧

代表团成立当天,她为和宁泽涛同座返回激动许久

“由于侯志慧出现了伤病,我们的压力也很大,如果第一块出现问题,后面可能都要受到影响。我们先后考虑了好几个晚上,还做了大量的程序,考虑到国家的利益,和各个级别的保险系数我们必须做出这个决定。”孟苏平不负众望地将这枚宝贵的金牌收入囊中,总教练王国新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对于被换掉的侯志慧,他推心置腹地说:“手心手背都是肉,”这个决定真的太艰难了。

蓟县集训的一次加量训练中,侯志慧的膝盖意外受伤,7月18日,中国代表团名单公布之前,队里就犹豫过是不是还要让侯志慧带伤出战,但前一日的队内测试赛上,侯志慧艰难地保住了这个级别的第一名,侯志慧的名字这才确定出现在代表团的名册之中。

代表团成立当天,不少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都忙着和团里的“明星”自拍,而侯志慧却忍住了,躲在角落的她只是默默地和队友合照。“我不喜欢追星啊,虽然看见他们也觉得挺激动,挺新鲜的,我看好像很多人都去和宁泽涛拍照了呢!”

回程,坐在大巴上的侯志慧依然没有收拾好激动的心情,一来是因为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的兴奋,二来就是因为众人抢着要合照的宁泽涛竟然和她同车、同座返回。天性乐观可爱的小猴子那时候还把这个“偶遇”当成是自己“好运气”的预兆。

被换后崩溃大哭一中午,当晚搬出运动员酒店

7月29日,国际举联在官网上公布了最终裁决:俄罗斯举重全体队员不允许参加里约奥运会。其中就包括75公斤以上级的世界纪录保持者俄罗斯猛女卡什丽娜。而此时正在圣保罗备战的侯志慧并没有想到,这会成为她无缘里约的开始。

29日中午,在圣保罗训练营封闭集训的举重队公布了最终更换队员的决定,听到消息之后的侯志慧和她的教练,一下子就崩溃了。“我不喜欢在别人面前哭,但是当时就憋不住了,泪水不停地流。”接受媒体采访时,侯志慧回忆道,“周教练也很心疼我,上前想抱我,我就说:’你不要对我这么好’。当时我的心情是崩溃的,现在依然需要时间来疗伤。”

接到消息的当晚,情绪快要崩溃的侯志慧就从圣保罗的运动员酒店搬出了,同屋的师姐向艳梅一个人望着身边空着的床,也同样憋着眼泪说不出话,“我也不会说那些安慰人的话,她就像我的亲妹妹一样,我的心里也不好受。”和侯志慧情同姐妹的向艳梅说。

【里约客】侯志慧:临阵被换 也曾期待过首金

孟苏平

也曾偷偷期待过首金

时光倒转几天,启程圣保罗的当天,侯志慧,这个还没出过远门的19岁小姑娘,激动地收拾着行囊,一遍遍地询问着当地的环境、气温。

“姐姐你说那边会不会冷啊?用不用带棉衣?装备里的棉衣可长了,我穿上都能盖住脚面了,我穿成这样去别人会不会笑我呀?”

“我最不喜欢整理东西了,整理了好几个小时,还是一样没动的感觉。”

“我们洗衣服、裤子比较勤,怕干不了我多带点儿。”几句话从小猴子的嘴里说出,实在逗笑了身边的所有人。

刚到圣保罗那会儿,每天晚上侯志慧都会和几个湖南的哥哥、姐姐聚在一起按摩、放松,有着奥运会参赛经验的龙清泉还总是时不时地叮嘱侯志慧机会,“早出场啊,有好,也有不好,你得时刻想着给后面开个好头。”侯志慧总是一边笑,一边应答着。

“小猴子,你比赛是几点?首金有没有戏?我觉得首金没准就是你呢!”夜晚,昏暗的房间里,不断传出着关于首金的畅想,对于首金,侯志慧不是没有想过,“比赛时间就放在那里,也有很多人提。”一个人的时候,侯志慧也会偷偷地期待,也会偷偷地想过是不是也有可能在她之前出场的中国选手都和金牌失之交臂。只是,她没有想到,遗憾的是她自己,都没有机会站在里约的赛场。

【里约客】侯志慧:临阵被换 也曾期待过首金

陪着队友训练,孤独时她练字帖“养心”

“不用担心,我已经补好了,重新出发。”换人风波的两天之后,大家关心的侯志慧终于更新了一条朋友圈,图片上一个黑色的剪影正在用线一针一针地缝补着被掏出来的心,这个剪影,似乎就像是侯志慧的代表。

“我还是这里的一分子,我要陪她们训练,为她们加油打气。”确定无缘里约奥运会之后,侯志慧依然留在了圣保罗训练营随队训练,和其他即将奔赴里约赛场的队友们一样的作息,一点儿也没有松懈。

队友们集体从圣保罗启程去里约的那天,侯志慧一个人坐在酒店房间的书桌前,“她们都走了,想送又怕去送,我怕她们看到我难受。”就这样,侯志慧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摆弄着手机。”

队友们都去里约的那几天,侯志慧一个人无聊的时候就拿出从北京带过来的字帖写写,在一撇一捺之间寻找片刻的平静。

“还有四年之后的东京呢,到那时,姐姐再来看我吧!”里约奥运会终究没有留下属于侯志慧的记忆,但只要记住这句话,就够了。

本文系腾讯网独家稿件,版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