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中国体操健儿商春松:料峭“春”寒一棵“松”

中国体操健儿商春松:料峭“春”寒一棵“松”

中新网里约热内卢8月14日电 题:料峭“春”寒一棵“松”

中新网记者张素

20岁的中国女子体操队队长商春松还是没能实现她的夙愿:登上国家队的世界冠军榜。她在里约奥运会上仅得到一枚女子团体铜牌。

这“榜”几乎是她的“心病”。近年来,商春松在国内大小赛事横扫对手,唯独外战乏力,迟迟未见世界冠军。

或许一枚奥运会单项奖牌也会让她稍感安慰,但结果颇为“残忍”:她在女子个人全能决赛中位列第四,与领奖台仅差0.116分。“其实我知道自己的实力和别人的差距。”这个性格内敛的姑娘说,如果分差不是这样接近,也许会好受得多。

个人全能决赛后,泪眼婆娑的商春松不愿与外界谈太多。待到14日女子高低杠决赛后,尽管还是没能站上领奖台,她却是笑语晏晏、有问必答。

“我知道自己的水平和她们还有一定差距,所以没有想去拿什么成绩。”她神态轻松。

能够迅速调节心理,家人是她强有力的后盾。商春松告诉中新网记者,情绪低落时远在家乡的兄长发微信安慰她,她也要让家人放心:“没关系,我已经不难过了。我相信我一定能够登上世界冠军榜!我还有机会,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取名“春松”,这个姑娘确是坚强如“松”,毫不畏惧围绕在她身边的“料峭春寒”。

商春松生在湖南张家界的大山里,家境不富裕,兄长还患有眼疾。她全凭“要挣钱给哥哥治病”的念头,练成中国女子体操队内最刻苦的“金刚葫芦娃”。这些年,她把比赛奖金统统寄回家,还帮兄长的新房付了首付。

这段经历近日被翻出来,一些人抨击“重男轻女”、“家人压榨”,舆论持续发酵。商春松很干脆地回复网友:不了解情况的人请不要说我的家人OK?我哥虽然残疾,但可以养活自己,可以跟正常人一样生活。

商春松对记者说,幼时为送她去练习体操,父母到处借钱,兄长也辍学务工,“家人的付出并不是一份压力,而是我奋斗的动力”。谈到从里约回到中国最想做什么,“回老家。”她不假思索地说。

眼下,商春松已完成比赛却还没有完成任务。作为中国女子体操队队长,她要为其他出战单项的队友鼓劲,做她们的心理辅导。

伦敦奥运会以后,中国女子体操队步入“冰期”。这一次来到里约的队员全无奥运会参赛经验,队内更没有像莫慧兰、刘璇、程菲那样的世界名将。在这时担任队长,其实吃力不讨好。

商春松还是扛了起来,做得有模有样。有人问她怎么鼓舞士气:“我会告诉她们,就当做是一堂训练课”;还有人再三质疑中国队员的年龄,她回答:“我们只是看起来比较年轻”。其他国家女子体操运动员在她失意时给了她一个拥抱,就是“比铜牌还要珍贵的记忆”。

卸下重重“武装”,商春松其实也有幽默感。问她与中国篮球运动员易建联合影有什么感受,“最萌身高差!有没有感觉我特别萌?”。旁敲侧击她的感情生活,“我对帅哥并不感兴趣”。看到熟识的记者,或许让她想到自己的哥哥,于是亲昵地说:“你也该减肥了”。

借用诗人的话说,里约虽是冬天,但春天还会远吗?这棵“松”坚韧不拔,志向远大:“我一定会去下届奥运会!”(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