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大人物-竞走冠军险回家开店 曾赌气停训7个月

大人物-竞走冠军险回家开店 曾赌气停训7个月

王镇获得男子20公里竞走冠军

文/徐思佳

男子20公里竞走,一共20圈的路程,还剩下五圈,意大利外教达米拉诺朝着王镇伸出了一个手指,不断地上下点着,提醒他坚持到最后一圈再冲出去,王镇摇着头摆出两个手指说,两圈。达米拉诺没办法,摊开双手,做出了一个无奈的姿势,把决定权交给了王镇自己。还剩三圈,王镇从第一集团中冲出,一路领走并将优势保持到了最后。

王镇和达米拉诺师徒二人之间类似这种冲刺时间的斡旋已经数不清有过多少次了,从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铜牌,到2013年世锦赛的被罚出场,再到2015年北京世锦赛的遗憾摘银。这一次,王镇终于成了那个笑到最后的人。

大人物-竞走冠军险回家开店 曾赌气停训7个月

王镇在比赛中

妻子怀胎六月 他却只身在异国备战

北京时间凌晨一点半,王镇大庆的家中,妻子刘佳挺着已经隆起得不小的肚子早早地守在电视机前,和婆婆与自己的父母,一起盯着丈夫王镇的比赛,从出发到最终冲过终点,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她的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

当王镇在终点前挥舞着双臂提前庆祝着胜利的时候,刘佳终于深呼了一口气,为了不影响家里刚刚十八个月的大女儿休息,刘佳谢绝了所有媒体到家观看比赛和采访的请求。等到年底,王镇和刘佳又将迎来他们的第二个孩子。

“王镇为了这块金牌,之前备战得十分辛苦。我最近一次见他,还是五个半月前。”从妻子怀有身孕开始,王镇就一直在意大利的小镇外训练。

王镇是个典型的东北小伙子,说的少做的多,不善言辞的他不太会用太多华丽的辞藻,在说起意大利的集训时,他只是不断地重复着“特别”两个字,“真的特别特别苦,特别特别枯燥。”

意大利小镇萨卢佐,这个距离都灵60公里的乡村小镇是王镇的外教达米拉诺的老家,最近几年,竞走队常年驻扎在小镇中心的一幢小楼里,楼外墙上还挂着“意大利田协”的标识牌,楼里的客厅里却是一整墙一整墙的奖旗,有司天峰的,有王镇的,也有刘虹的,记录着每一个从这里走出的佼佼者。

比起国内的训练条件,这里的环境并不好,海拔也不低,初来这里的人还会来点高原反应,这里唯一的特点就是安静,在这个小镇上王镇的生活除了竞走还是竞走。这里不是中国人的主场,但中国竞走人却在这里留下了无数的荣誉,以及汗水与眼泪。

大人物-竞走冠军险回家开店 曾赌气停训7个月

王镇妻子

从相识到结婚:他和妻子只见了三次

“结婚之后,我回家就不多。我家女儿出生之后,就见过三次,每一次也就十几天左右。她到现在几乎都不认识我。我只是希望她能做一个好孩子。”当王镇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出这段话的时候,现场的记者默契地“愣”了一下,这句话好像一根钢针直接戳到了所有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为了竞走,为了奥运会,王镇舍弃了太多,其中就包括家庭。王镇话不多,但却是一个细心、浪漫的人,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和妻子刘佳初次见面的日子,也能准确地说出自己的结婚纪念日——2013年11月12日。“我对她一见钟情,见第一面之后我去了江苏省太仓市参加比赛,并获得冠军,而且破了那次比赛的亚洲竞走记录。”

王镇说,自己和妻子从相识到结婚,一共只见了三次。“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2012年3月26日,算是在一起相处了七天,第二次是伦敦奥运会之后我回大庆老家,差不多又是七天,第三次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就是2013年的9月了,第三次就结婚了,两个月之后的11月12日,那一天我们正式结婚了。”

常年在国外备战、比赛,王镇一年大概只能回家一两次,妻子刘佳也只能熬到深夜观看王镇的比赛,透过电视屏幕看一看老公的面庞。

“家里面挺辛苦的,带孩子也不容易,我能做的就是回去多陪陪她们吧!”

大人物-竞走冠军险回家开店 曾赌气停训7个月

王镇和蔡泽林包揽冠亚军

险些去开小超市:曾赌气“退役”停训七个月

2013年莫斯科世锦赛,王镇被3张红牌罚下,虽然这只是一次比赛,但是却险些葬送了王镇的竞走生涯。那次比赛之后,王镇甚至准备好了退役报告,回到老家一歇就是七个月。

王镇说:“当时就想着要结束从事了这么多年的竞走,不想继续下去了,感觉挺伤心。后来想一想也没有什么伤心的,竞走就是这样,有裁判,有技术监督。父母劝过我,让我回去继续走。后来家里人,包括领导找我谈过几次话。”

那七个月,王镇不想去想任何与竞走有关的事情,他甚至有一个念头,要在老家开个小超市,做点小买卖维持生计算了。好在,在中心主任和教练的劝导之下,王镇又选择了重新站在赛场之上。

长达七个月的停训让王镇胖了整整15公斤,他不得不从零开始,减肥、训练、恢复,别人做的训练他都必须要做到两倍的量。

“我现在训练量比别人大,吃的比别人少,天天饿着训练。2012年我打破亚洲纪录的时候体重是60公斤左右,结婚之后我胖了好几圈,最重的时候有75公斤。恢复训练的时候,我基本天天都在减肥,现在已经可以降到64到65公斤,不过一吃饭还是往上长。教练对我的要求就是刻苦训练,完成他的计划,另外就是少吃饭,多喝水。”

里约奥运会,这是王镇第二次奥运会之旅,伦敦时王镇收获了一枚铜牌,比完赛的第二天,外教达米拉诺单独把王镇约了出来,“当时教练一直在跟我道歉,他觉得自己在战术安排上没有做好,他很自责,并且一直在安慰我铜牌已经很好了,第一次参赛拿一块奖牌已经很不错了,其实我自己知道,那根本不怪教练,就是我自己那时候参加的世界大赛也不多,心里的想法特别多,特别紧张,睡不着觉,在准备活动的时候,就很慌。”

从伦敦到里约,王镇说他的变化是更加成熟了,面对媒体的话筒、长脚架和摄像头,他的神情越来越自然,表达也越来越流畅,甚至开玩笑地说,“伦敦第三,北京世锦赛第二,今天这个成绩也该是这样了吧?”对于未来,王镇并未谈及,也许,下一站,正是东京。

本文系腾讯网独家稿件,版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