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塞门娅:“男人”参加女子800米比赛公平么?

[摘要]塞门娅并非一个药物服用者,她的一切来自于遗传。正如,有人会去指责博尔特与生俱来的肌肉纤维或者菲尔普斯那异乎常人的巨幅翼展么?

塞门娅:“男人”参加女子800米比赛公平么?

因性别问题饱受争议的卡斯特·塞门娅

文/李旭

双性人,睾丸激素分泌量是普通女性的三倍,塞门娅的对手们称“这是和男人在比赛。”

不过,塞门娅并非一个药物服用者,她的一切来自于遗传。正如,有人会去指责博尔特与生俱来的肌肉纤维或者菲尔普斯那异乎常人的巨幅翼展么?

里约奥运会的女子800米赛场,注定将成为备受瞩目的是非之地。

世锦赛夺冠被指双性人 对手称她应被禁赛

在2009年非洲青年田径锦标赛上,18岁的塞门娅以1分56秒72刷新了个人800米最好成绩。关于她的流言蜚语开始冒了出来。她当时的教练迈克尔·塞梅表示:“我们能够理解人们对塞门娅持有疑问,因为她看起来像个男孩。这是很自然的反应,但这只是人类好奇的本能。塞门娅没有任何需要隐瞒的。”

强壮的肌肉、浑厚的嗓音,让塞门娅的确看上去一副男人相。也让她在当年的柏林世锦赛上站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由于在非洲青年锦标赛上出色实力,塞门娅世锦赛的赛场上。从800米半决赛起,塞门娅就遥遥领先,决赛的夺冠成绩比第二名都超出一大截。赛后,塞门娅的性别问题再度被摆上了台面,人们开始议论起她到底有没有资格参赛。

银牌得主乔普科斯盖说:“她在赛场上击败了我们,但我真的不能确定她是否一名女子。”获得第六的意大利人埃莉萨直截了当地表达自己的看法,“这赛场上有人没有资格和我们一起竞争,她不是一名女性,而是一个男人,她赢取了她不该拥有的奖牌。”

按照惯例,冠军需要参加赛后新闻发布会。但在女子800米的赛后发布会上没有出现塞门娅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国际田联秘书长魏斯。魏斯坦言让一位年仅18岁的新人这时候出现在媒体面前,对她是很不公平的。“我们会对她进行性别测试,一旦有结果会及时公布。”秘书长说,“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塞门娅自己也还不清楚自己是否是双性人,所以她不存在故意隐瞒真相的企图。”

国际田联的确立即进行了性别检测,但因为涉及到隐私等种种情况,这份检测报告直到现在也无法问世。而根据英国《卫报》、德国《图片报》的爆料,塞门娅的确是两性人,体内睾丸激素分泌量是正常女性三倍,体内没有卵巢,却有一个睾丸。

塞门娅:“男人”参加女子800米比赛公平么?

虽是女儿身 好友爆料对男人没兴趣

从赞叹、鲜花演变为质疑和不屑,站在舆论中心的塞门娅,过往的点点滴滴无法躲开公众的视线。

卡斯特·塞门娅出生于1991年,她从小就喜欢穿男装,对于其他女孩抱着布娃娃玩儿过家家的游戏,完全不感兴趣。她爱踢足球、练空手道和摔跤,和学校的其他男生练习散打。当然,她足够强壮,所以其他人也不敢对她特殊的喜好品头论足。

小塞门娅比同龄的女孩更高、更强壮,喜欢和男孩一起打打闹闹。

当她报名参加当地14岁以下女子足球队时,教练直接拒绝了:“你不能和其她姑娘一起踢球。”

教练称她为“超级大妈”,担心她身体太强壮,可能会伤害到其他球员。这次拒绝断送了塞门娅的足球梦,女子球员的大门对她关上了,她又无法参加男子足球队。

莫罗是塞门娅中学时代最好的朋友。从孩提时代开始,她就和塞门娅就一起上学,直到高中毕业。“我得承认,塞门娅的确不喜欢男孩,但这不是将其看做男性的理由。现在很多人都诋毁她,他们都出于妒忌。”莫罗说。而这所中学的校长莫迪巴也透露,直到塞门娅上到11年级(相当于高二),他才意识到这个学生是个女孩。

“她经常和那些男孩们一起玩耍,十分热爱踢球,从不穿裙子,所以,过了很久我才意识到塞门娅的性别。”

不过,塞门娅的妈妈多库斯表示:“但我从没担心过性别问题,因为这是我的孩子,塞门娅一直是女孩,没人能改变这个事实。” 多库斯如此坚持自己的观点,甚至请求上门采访的记者去塞门娅长大的村庄调查,“你们去问问周围的邻居,他们看着塞门娅长大,这些人都会告诉你,她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女孩。”

塞门娅:“男人”参加女子800米比赛公平么?

举国力挺 伦敦奥运当旗手

关于塞门娅性别的争议炒得沸沸扬扬,南非体育部长斯托菲莱甚至直言:“如果国际田联收回塞门娅的奖牌,并否认她的女性身份,把她踢出田径赛场,说不定第三次世界大战便因此而爆发。”

根据《图片报》报道,表示其实塞门娅本人也是受害者。南非田协高层在世锦赛之前就对塞门娅做了性别测试并知道其是双性人,但没有将结果告知运动员本人和家属。

国际田联和南非方面因塞门娅事件闹得很不愉快,国际田联接受了南非田径协会主席楚内退出国际田联理事会的申请,并对楚内的“知情不报”进行了调查处理。

因为“塞门娅不存在故意的隐瞒企图”,国际田联于当年11月宣布她可以保留在世锦赛获得的金牌和奖金。直到2010年6月,专家调查组才给出确切的答案——塞门娅能以女性身份继续参赛。柏林世锦赛后,她一直处于无法参赛的状态。

伦敦奥运会前,南非代表团出征仪式在约翰内斯堡举行,并对外公布了柏林世锦赛女子800米冠军塞门娅担当开幕式旗手。她是击败“刀锋战士”皮斯托瑞斯后,才取得了旗手的资格。南非奥委会秘书处塔比·雷迪解释:“我们有几位运动员可以备选。但我们觉得塞门娅是最理想的那一个人。她夺得过世锦赛冠军,我们希望她能够在伦敦奥运会上夺得金牌。”

伦敦奥运会的800米争夺中,塞门娅不敌俄罗斯名将萨维诺娃收获了一枚银牌。

疑似走进婚姻殿堂 伴侣是女性

伦敦奥运会斩获铜牌后,塞门娅的状态陷入低迷,2013年没有获得世锦赛资格,北京田径世锦赛也未能进入800米决赛。外界的关注原本已渐渐冷却,但去年底的一场婚礼又让她成为了焦点。

根据sport24网站报道,塞门娅是在南非林波波省的家乡迎娶了相恋多年的女孩Raseboya。两个人身穿民族服饰,举办了传统气息浓厚的婚礼。知情人透露,塞门娅去年5月同其订婚。根据南非当地的习俗,男方在结婚前要送给新娘财礼,而双方家庭很愉快地达成了共识,塞门娅给女方家25000南非兰特,约合11000人民币。

不过对于结婚的报道,塞门娅本人并没有承认。她说道:“没有什么婚礼,不要相信你在新闻中读到的传闻。”也有塞门娅的亲戚接受采访表示:“不想就这个问题作出任何回答。但可以明确回答的是,塞门娅没有结婚,更没有进行婚礼,这可能只是一个庆祝活动。”

塞门娅:“男人”参加女子800米比赛公平么?

塞门娅被称定时炸弹 道德困境如何破

进入奥运年,塞门娅似乎一下子找回了昔日风光。7月16日结束的国际田联钻石联赛摩纳哥站,她以1分55秒33获得女子800米冠军,不仅打破了钻石联赛纪录和南非国家纪录,而且是八年来的世界最好成绩。

征战里约,塞门娅原本打算是400米和800米兼项,但为了保持体能,她最终决定放弃400米,全力冲击800米金牌。其实,正如外媒所评价的,“不管结果如何,女子800米注定是本届奥运会最受关注的田径项目之一。”

英国历史上最伟大的马拉选手保拉·拉德克利夫认为,如果塞门娅在里约夺冠,将会极大削弱体育的价值。“或许会引发一个潮流,有些国家开始招大量募双性人进行培养,据我所知某些地区的很多女孩都有雄性激素高的情况存在。”但拉德克利夫认为,这并不是塞门娅本人的过错,而降矛头指向了国际田联的管理失当。

事实上,从50年代起,国际田联就会定期对于女选手进行性别测试。2011年4月,田联宣布将制定相关规则,限制女选手的睾丸激素分泌指标——睾丸激素分泌量被认为对于速度、弹跳等运动机能起到了决定性影响。这一决定在2015年7月被国际体育仲裁法庭驳回,不过,在仲裁法庭判决书上写道,“如果在两年内国际田联和国际奥委会还是无法提交令人信服的证据,国际奥委会在伦敦奥运会前颁布的‘女性雄性激素过多症’条例将被废止。”反过来说,国际田联只要在2017年7月前提供有力证据,仍旧可以扳回一城。

不少声音也站到了塞门娅一边。“她并没有作弊,没有服用禁药,也没有做变性手术,一切都只是遗传。就像博尔特的肌肉纤维天生就更灵敏,菲尔普斯与生俱来的超人翼展,自行车传奇米盖尔的肺活量。”奥运参赛选手Bruce·Kidd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的观点颇具代表性。

双性人的参赛对于其他运动员是否公平,若做出限制是否算作对于这一群体的歧视?由此引发出一系列体育伦理争议正让国际田联困扰不已。根据统计,除了塞门娅外,还有6-8名双性人出现在里约的赛场上。

本文系腾讯网独家稿件,版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