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大人物】宁泽涛的未来在哪里?

【大人物】宁泽涛的未来在哪里?

撰文/赵宇 设计/孙天淇

从距离自己最近的岸边爬上去,用手擦了一下脸上的水,慢慢地走向工作台。走到一半时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大屏幕上的成绩。取完证件后径直离开,对于身后的一池碧水没有丝毫的留恋。100米自由泳比赛没能进入决赛,50米自由泳预赛就被淘汰,宁泽涛的成绩糟糕得一塌糊涂。两次赛后的混合采访区,他都不愿意接受媒体的采访,匆匆离去。对于宁泽涛而言,里约奥运会的游泳池到底意味着什么?恐怕没人能说得清。

平时低调、内敛的他永远跟周围人保持着足够的距离。人们或许可以感知他的外表,却永远无法触碰到他的内心。100米自由泳无缘决赛后,他在社交媒体上致青春,强调无愧我心。

宁泽涛似乎忘记了他曾经雄心壮志的说过:“在职业方面,我希望能在2016年奥运会站到游泳的最高领奖台上去。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自己30岁的时候还在游泳,仍然处在世界游泳最高水平的行列中。”青春流逝,未来四年时光如何度过?宁泽涛或许该认真思考了。

【大人物】宁泽涛的未来在哪里?

没有人能够真正了解到他的内心世界

“采访?这恐怕不太方便。”奥运会开始前拨通宁泽涛父亲宁锋电话时,对方语气低沉,言语里不带有丝毫温度,他强调了三遍“我也是媒体人”,连供职单位的采访都拒绝了,“我们就想做普通人。”

和父亲一样,宁泽涛出现在公众面前时也是内敛、低调,哪怕他早已成为全民偶像。他在公开场合接受媒体采访时通常是只言片语,会让人觉得这人的口头表达能力欠发达。

宁泽涛没有成名之前谦逊、低调,参加发布会时会主动起身、鞠躬对媒体说“哥哥姐姐们好”,据游泳项目记者张宾介绍,“他其实一直都挺客气的,礼节性的东西不会少。刚开始还是挺开朗的,随意,什么话都说,不过慢慢和媒体接触多了就有了距离感。”新华社游泳记者周欣也有同样的感觉,她表示宁泽涛刚出名那会儿不但跟媒体人客气,就连对粉丝也同样如此,“不过也时刻都保持着警戒心,谨小慎微,希望自己能够有一个尽量完美的外在表现。”宁泽涛这样评价自己的表现。

见到游泳圈的前辈,宁泽涛会很客气的打招呼。吴鹏在国家队虽然和他的交集并不是很多,但两人平时见面时他也会主动走上前去,亲切地喊上一句:“鹏哥”,寒暄几句。由于平时并没有什么太多深入的交流,这么多年下来宁泽涛给吴鹏留下的印象只有:“平时话不多。”

懂礼貌、客气,看上去文质彬彬的,这是宁泽涛给外界留下的印象。里约奥运会开始前,中国奥运代表团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出征动员大会。之前一直有消息称宁泽涛可能无缘奥运会,结果他还是出现在了大会现场。他的出现立刻引来无数媒体,整个开会前的5分钟,所有记者都将相机、摄像机对准他的脸,不停地拍,其他运动员此时已被完全忽略。

面对记者们的拍摄,宁泽涛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不拒绝,也不回应。有记者叫他转过头来对准另外一侧的相机,他也会配合,可依然是没有太多表情。脾气不好的运动员被这样一通折腾后恐怕早已开始烦躁,但他则依旧平静。

不过,日常生活中的这种“客套”把他包裹起来,表面上给人感觉彬彬有礼,但外界实际上却也很难触碰到他内心最深处的东西,始终给人一种距离感。游泳圈记者众多,但真正能够跟宁泽涛交心的,却几乎没有。很多游泳记者都表示,你或许可以感触到宁泽涛的外表,但他的内心,除了最亲近的人之外,很多人都无法触碰得到。

也有人说他在游泳队几乎没有什么朋友。不过他的教练叶瑾并不认同,“谁说的?不可能的,他跟其他小朋友们玩得也挺好的。”

关于出国训练与否也曾与教练发生分歧

宁泽涛最开始学游泳时在河南体工队训练,后来转到了海军游泳队,他在那里和叶瑾相识。由于当时年纪太小,还没资格接受叶瑾的直接训练。每次叶瑾看他们小孩训练比赛时,他都会很卖力。

叶瑾走时,其他孩子都回房间休息,只有宁泽涛一个人送教练从楼上走到院子里,再走到大门口,直到叶瑾上车了才离开。“他的确是一个很有想法的孩子。可能有些事情别的孩子稀里糊涂的,但他的条理性却很强,也很有灵光。”叶瑾说。宁泽涛的“会来事儿”也让叶瑾很早就知道有这么个孩子的存在,下次训练时也就会多关注一分。后来,两人果然成了师徒关系。而叶瑾也没有想到,她口中这个有想法的宁泽涛日后也会和自己产生不小的分歧。

众所周知,宁泽涛从小身体条件不好,容易生病。糟糕的肠胃让他经常会呕吐,不能吃鸡蛋、不能喝牛奶。如果队里有人生病,他一定是第一个被传染的。

体弱多病让宁泽涛的训练很难系统起来,以至于在训练时,别的人都已经到了赛前调整阶段,他还在进行大运动量训练。“为什么别人都调整了,我还训练强度这么大?”他有时也会略带怨气地这样问叶瑾。“你调整什么?之前练的就不系统,计划都打乱了。你要是想调整就自己去练。”叶瑾的这番话让宁泽涛觉得有些羞愧,赶忙低下头说:“哦……都听你的,听你的。”

小时候对教练的指挥言听计从,不过长大成名之后也会对一些训练存有自己的看法。2015年接受央视采访时,宁泽涛公开表示叶瑾不希望自己去海外训练,但自己依然坚持要去国外训练。这种在国家电视台公然否定教练的行为让游泳记者圈一片哗然,毕竟这种情况可能私下里都会有,但公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并不多见。

对于海外训练和国内训练的问题,周欣也有自己的看法,“宁泽涛肯定不是对教练有看法,可能更多还是对训练理念理解的不同。他觉得自己的成功跟外教有关,但其实叶瑾这么多年对他的调整和把握,以及各种针对性训练才是他成功的关键。海外训练只是能够帮助他开阔眼界,真正要想取得成功还是要靠带他成功的叶瑾,也不是所有国产教练都可以把他带成功。”

对于师徒二人之间偶尔存在的分歧,叶瑾也表示理解,“我们会很积极地沟通。也会尊重他们的意见,甚至会做出一些让步。”宁泽涛最初练习的是蛙泳,后来练习混合泳,参加全运会进入了前八名。再后来又改成了自由泳,一直到今天,所有这些改变都是叶瑾帮他完成的。

【大人物】宁泽涛的未来在哪里?

误服瘦肉精被禁赛后遭遇人生最灰暗时光

2011年3月,宁泽涛迎来了自己运动生涯的最低谷,他因兴奋剂检查呈阳性而遭到禁赛。后来查明原因发现他服用的是克伦特罗,俗称的瘦肉精。有媒体报道认为,宁泽涛误服瘦肉精主要是因为体工队伙食不好,晚上加餐吃泡面时会加入一些火腿肠、午餐肉,也正是因为这样的食品导致误服,兴奋剂检测呈阳性。也有游泳圈内人士表示,游泳圈出现的兴奋剂问题很多都跟瘦肉精有关系,“事实究竟是什么,谁也说不清楚。”对于这段往事,宁泽涛本人不管是在公开还是私底下,都不希望有人再提及。

“没有人同情你,几乎所有的人都用质疑的眼光在看你。特别孤独,特别无助,就像掉进了深井。”宁泽涛后来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那是自己到目前为止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就在那一年,他父亲的头发全白了。他当时也曾动过不练了的念头,“我的成绩也不是很突出,所以当时没有人在乎你练与不练。”

后来转念一想,自己为了练习游泳14岁就离家出来。坚持了那么多年突然放弃,有些可惜,“当时就告诫自己,是男人就应该哪里摔倒哪里爬起来。”他面对央视镜头这样说。

重新振作起来后,他又开始继续苦练。他在自己床头贴上了一张纸——“要破亚洲纪录”,每天一起床之后就能看到。当时很多人都说,这孩子有股子狠劲。

两年的蛰伏让他在2013年全国游泳比赛上一鸣惊人,拿到两个冠军。当时坐在看台上的河南省游泳中心领导痛哭流涕,认为他的出现改变了河南游泳的落后面貌。

后来,宁泽涛在全运会上拿金牌,亚运会上夺冠军,一夜爆红。难以计数的女孩子成为他的花痴粉,这其中就包括不少现役、退役运动员。每次参加综合性运动会,都会有女运动员主动上来跟他合影。高尔夫球运动员林希妤就曾表示,像宁泽涛这样的型男,没人不喜欢,”我看完他亚运会比赛后就立刻变成了粉丝。”

“亚运会结束之后很多人管他叫小鲜肉。我还纳闷呢,什么叫小鲜肉?以前根本就没听说过这个词。”在叶瑾看来,宁泽涛在游泳池里取得的成绩远不如他的师姐齐晖,“齐晖在中国游泳最低迷的时候三次打破世界纪录,撑起了中国游泳的一片天。宁泽涛的走红跟成绩有关系,也跟颜值有关系,现在的网络把他抬得太高了……他在公众面前可爱、阳光,受大家喜欢,这就是网络世界的效果。”

【大人物】宁泽涛的未来在哪里?

小鲜肉未来真的不会去娱乐圈发展?

里约奥运会游泳比赛,宁泽涛无缘男子100米自由泳决赛,50米比赛也折戟沉沙。赛后瞬间采访,面对央视记者有些帮他找台阶下的问题,他倒是显得很直率,“我已经尽力了,这个成绩就是正常水平。”

随后央视记者又问,是否晚上十点的比赛影响了发挥,有些不适应。宁泽涛依旧不想下记者给他铺好的这个台阶,“这没什么影响,赛程要求每个运动员都要进入状态。”赛后混采区,宁泽涛面对20多中国记者,没有停下来接受采访,说了句“大家辛苦了”便匆匆离开。就在50米自由泳比赛之前,叶瑾其实已经预料到宁泽涛无法在这个项目上取得更大的突破,“连进入前十六都困难。”之所以两个项目的成绩都很不理想,叶瑾认为这也是过去一段时间训练的体现。自从澳洲训练归来后,宁泽涛体重减轻了三公斤。

其实就在奥运会之前,关于宁泽涛能否来里约的问题就存在很大争议,甚至一度传出了宁泽涛将无法出现在本届奥运会赛场上的消息。一种分析认为宁泽涛曾在2010年兴奋剂检测呈阳性(误服瘦肉精),另外一种分析认为他在商业赞助方面跟国家队存在冲突。

第一种分析虽然被传很多,但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毕竟宁泽涛最终还是来到了里约。不过第二种分析倒是确有其事,其中最直接的问题就是中国游泳队和宁泽涛都有奶制品签约广告,但两种奶制品品牌属于竞品。

对于宁泽涛广告代言的问题,周欣认为在他背后有一个团队在帮助运作,“很多品牌都跟游泳队都没有直接关系,往往是他的团队帮他先干了。他的背后有不了解体育产业,不了解运动员特点的团队。由于他的成绩好,所以队里也没法把他怎么样。”

“其实这事也不能完全说是宁泽涛的责任。现在游泳队成绩好,赞助商几乎囊括了所有领域的品类,这样运动员自己的空间其实就很小。中国游泳队其实应该反思的是,如何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让运动员可以有自己的空间,这种利益怎么调配均衡。”一位游泳圈内人士这样说。

据知情人士介绍,宁泽涛现在代言一些品牌一年就可以在800到1000万左右。当然,这些代言还要跟各方面利益相关者进行分成。如果他奥运会比赛成绩好,肯定就得翻倍了,“说上天都不行了,应该说是上宇宙了。”可是在现如今的情况下,“广告收入上宇宙”的美事已不可能再发生。

自从2014年爆红之后,宁泽涛的世界已不再是单纯的体育领域,一些娱乐元素纷纷渗透进来,比如他给一些时尚杂志拍摄大片、接受采访,再比如2014年差一点登上春晚舞台。从综合气质来看,宁泽涛即便离开体育圈,也完全具备了前往娱乐圈发展的可能。

他本人接受采访时倒是说过不会去娱乐圈发展,那里并不适合自己。“他的确说过不会进娱乐圈。不过这社会发展很快,将来会怎么样,谁会知道?”叶瑾说。

不管将来如何,宁泽涛需要面对的现实是:他的奥运会已进入尾声。再过四年,他还会在那个给予他无数荣誉的泳池里乘风破浪吗?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