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大人物-不得了!丁宁的脑电波和大魔王神同步

[摘要]4年前,她在伦敦奥运遭遇争议判罚,哭成泪人丢掉冠军;4年后,她拥有了和“大魔王”张怡宁一样的脑电波和心态——四年虚实间,丁宁放下“梦魇”,终成“新魔王”。

大人物-不得了!丁宁的脑电波和大魔王神同步

撰文/王怡薇

设计/孙天淇

当地时间8月11日,里约奥运会乒乓球女单决赛上演巅峰对决,丁宁4-3战胜老对手李晓霞夺冠,成为中国乒乓球队新一任大满贯得主。

4年前,她在伦敦奥运遭遇争议判罚,哭成泪人丢掉冠军;4年后,她拥有了和“大魔王”张怡宁一样的脑电波和心态——四年过去,丁宁放下“梦魇”,终成“新魔王”。

大人物-不得了!丁宁的脑电波和大魔王神同步

伦敦奥运会乒乓球女单决赛,丁宁1-4不敌李晓霞

伦敦的灰色记忆:我还有下个四年么?

7月初,结束在成都的封闭集训前,按照常态,国乒队每次在世界比赛前都会为运动员做脑电波测试,准确分析球员在疲劳情况、对失败感知能力情况的测试。

那一次,科研人员让丁宁看了一段在日本公开赛决赛输给刘诗雯的片段。

测试结束后,丁宁给自己的体能师任满迎发了微信:“结果上说我对失败的刺激感值偏高。”收到这条微信,小任有点担心丁宁,他回说:“不用太把结果放在心上,你每天还是照常训练,千万不要因为害怕失败就给自己加练。”

一场公开赛,丁宁尚有对失败的痛感,这让小任更加担心四年前奥运会决赛的一幕对她的影响。

对于国乒的每一名队员,不管时间过了多久,再回想起重大赛事的某一场比赛,每一局甚至每一分球,他们都能“原景重现”的为你复盘出来。然而当说起伦敦奥运会女单决赛,一向阳光的丁宁却好像并不想回忆起这段经历。。

“那个判罚,好像就是我全部的伦敦奥运记忆。”启程前往里约前,丁宁用“灰色记忆”形容4年前的奥运之旅。

伦敦奥运会女单决赛,丁宁三度发球被判罚违例扣掉4分,比赛还在进行中,丁宁已经崩溃大哭。那场比赛她1-4完败李晓霞,与女单冠军失之交臂。在这场比赛前,丁宁已经在一年内收获世锦赛和世界杯冠军,只差这一个奥运单打冠军,就能成为中国乒乓球队最快收获大满贯的选手。

那场比赛后,丁宁抱着记者哭成泪人。“没关系,还有下届,别放弃。”记者只能这样安慰她。

“我还有下个四年么?”她抬头看着记者,那绝望的神情让人至今想来都为之动容。

大人物-不得了!丁宁的脑电波和大魔王神同步

她和大魔王有一样的脑电波

今年香港奥运资格赛期间,张怡宁在接受腾讯专访时透露, 08年北京奥运会前,在脑电波测试时她在“认知”方面有了明显的增长,这意味着同样一件事情,她可以从不同角度分析问题,没那么容易纠结。

“现在的丁宁和我08年时的脑电图几乎一模一样。”张怡宁这样说道。

能和“无敌是多么寂寞”的“大魔王”张怡宁拥有一致的脑电波,说明四年前的那场意外失利也许并不会再成为羁绊她前进的阻力。

“任何时候,你必须克服你自己心理这一关。”丁宁说,这四年,她常常会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没有(伦敦奥运女单决赛)那个判罚,我就真的能赢么?我就有绝对实力赢么?”在伦敦奥运会后的很长时间,面对媒体几乎一边倒的舆论,丁宁却说自己并没有随波逐流,钻牛角尖地怪罪于那个判罚,而是更多的去找自身的不足。她一直记得蔡振华跟自己讲的一句话:“没经历过这些摔打,你凭什么是奥运冠军?”

这四年,日复一日的技术改造和身体的重塑才是她最终登顶的关键。

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结束后,国际乒联开始推行塑料材质的乒乓球,这给丁宁的打法带来了严峻挑战。为了给丁宁提升侵略性,任满迎从2014年冬训开始给丁宁加大了力量训练。“女孩子都爱美,她不想把腿练那么粗。”任满迎说,“我当时开导她,下盘是所有上肢动作的发动机,没有力量的话就会很难。”听从教练的安排,丁宁开始认真训练,从最开始的60公斤深蹲都不愿意做,到去年冬训已能负重110公斤进行深蹲训练。这才有了决赛赛场上,打满7局,依然如“打鸡血”一般的丁宁。孔令辉透露,2012年后,丁宁进入漫长的技术改造期,这才有了如今她打李晓霞时这样高质量的攻球。而且这四年,面对最不擅长的削球手,她也没有败绩。

大人物-不得了!丁宁的脑电波和大魔王神同步

“她强迫自己告诉自己,疼痛是不存在的”

女单决赛前8小时,丁宁在半决赛中艰难战胜朝鲜削球手金宋依。赛后,丁宁边走下赛场,边揉着自己的肩膀。现场志愿者按照常规惯例,拿出两个乒乓球,让获胜的丁宁签好后扔给观众,没有人注意到,在签完一个球后,丁宁的双手不停的颤抖,她示意志愿者,现在无法完整地将名字签在球上。

回到公寓,任满迎马上帮助丁宁缓解左肩胸小肌和二头肌酸疼感,睡醒午觉后,她又让队医小袁按了15分钟,小袁的手劲大,但他说丁宁一声都没吭。

“心理暗示,她在强迫自己告诉自己,疼痛是不存在的”小袁说,他特佩服丁宁在关键时刻对自己的狠劲。

决赛前还有个小插曲。半决赛后,本次里约奥运乒乓球比赛的总裁判长英国人斯特里克把国乒翻译何潇叫到一旁,“决赛时,希望你可以进入赛场。”斯特里克这样对何潇说。按照惯例,除了教练员,只有随队队医可以坐在场边,但裁判长这一次把这个资格给了国乒的翻译。

四年前的伦敦奥运会,斯特里克是副总裁判长,亲眼见证了丁宁遭误判后当场崩溃的一幕。这一次,他让国乒翻译进场,也是为了防备四年前的状况再次发生。

其实,为了防止丁宁再次遭遇误判,国乒参赛名单确定后就寄送丁宁训练时发球的录像,希望国际乒联能给出对于她发球高度标准的解答,但国际乒联一直没有回复。

大比分1-2落后,第四盘始终处于胶着状态时,丁宁连发四个下蹲式发球,且都得分了,而这个发球,正是四年前她被四次判罚发球违例时的发球动作。

“我的获胜欲望比她强,四年前的一切就像梦魇,但我现在放下了。”获胜后,丁宁笑着说。

结语

四年前决赛夜,丁宁哭成泪人,那一次的泪,是委屈,也是对未来不确定的四年的迷茫;四年后,当赢下最后一分,丁宁在场上瞬间落泪,这一次是幸福的泪。正如她自己所说,这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本文系腾讯网独家稿件,版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