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大人物】陈若琳:曾迷茫坠落谷底的五金女王

【大人物】陈若琳:曾迷茫坠落谷底的五金女王

陈若琳赛后与教练热泪相拥

起跳、翻转、打开、入水,这可能是陈若琳这辈子最熟悉的一件事情,然而这即将变成她日后最陌生的事情,在玛丽亚伦克游泳中心的最后一跳结束后,陈若琳的跳水生涯也将宣告终结。

和八年前不同,陈若琳不再是当年无所畏惧的天才少女,从北京到伦敦再到里约,24岁陈若琳经历了人生的辉煌与低谷,人生的不定起伏,让陈若琳一次次地感受到了生活的现实与残酷。

作为“三朝元老”的陈若琳,身体素质的下降和伤痛的影响都是她不能回避的现实,即便曾迷惘过,松懈过,她还是选择重新开始,继续着追逐自己的梦想,一路走到里约。

八年沉浮 对自己的懈怠就像对零食的放任

夺冠后,陈若琳激动地流下了泪水,记者询问原因,她说:“这4年太不容易了,伤病问题,感觉是走不下去那种,好不容易坚持下来了。而且这场双人是比了这么多年最紧张、最害怕的一场,压力太大了。会有一点恐惧的感觉,第四跳之后,感觉比08年还紧张。”而陈若琳的泪水,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真正懂得其中的滋味。

这一战过后,陈若琳成为了中国奥运史上最年轻的五金选手,但这锻就五金王的八年多对陈若琳来讲一点都不轻松,在人才辈出的跳水队,丝毫的松懈都会让你丢掉自己的主力位置,陈若琳就差一点因为自己的“任性”无缘里约。

“在我印象中,两届奥运会能拿4块金牌的,没有。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奇迹吧。”陈若琳说,但连续的成功让这个小姑娘渐渐迷失了自己,“觉得拿不到冠军已经无所谓了,觉得混到退役就好了。”消极的态度也让她尝到了苦头,今年的奥运选拔赛中她跳得一塌糊涂,领队的严厉批评点醒了她,但为时已晚。陈若琳保住了双人参赛资格,却无缘单人跳台。

很多时候不吃正餐的陈若琳有一段时间往往会在大赛结束后,陷入零食的诱惑。伦敦奥运会结束后,她的体重从47.5公斤,上涨到了51公斤,而这已经大大超过了主管教练任少芬为她定下的46公斤的警戒线。

2015年4月的世界跳水系列赛喀山站女子十米台,陈若琳六年来第一次输给外国选手,一个月后的伦敦站上她甚至没能进入决赛。在6月的队内选拔赛上,更是位列第6,无缘喀山世锦赛十米跳台单人赛。

“不要以为自己有了以往的金牌和荣誉,就可以吃老本。“领队周继红当着江苏体育局官员的面狠狠痛斥了陈若琳。

这次罕见的公开批评让陈若琳瞬间清醒,“我一直觉得自己有水平,有能力,所以就没有像原先训练那么认真,觉得比赛前稍微认真点状态就能上来,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她逐渐认识到自己的懈怠就像是对零食的放任一般。在和主管教练任少芬谈心后,她意识到自己的懈怠是在浪费时间,“任导曾经说,我最大的优点就是对自己要求高、训练刻苦、听话。但这些优点,我这两年几乎都没有表现出来。”

“我一直希望能够坚持到里约,如果放弃或者被队里淘汰,我这三年的付出太可惜了。”在世锦赛开赛前的一个月多里,陈若琳戒掉了零食,训练态度在全队也数一数二,这些变化周继红也看在眼里,在到达喀山后也当着媒体的面夸赞陈若琳比赛能力大幅提高。

【大人物】陈若琳:曾迷茫坠落谷底的五金女王

陈若琳与刘蕙瑕完美夺冠

三届奥运三个搭档 她还是最稳核心

比赛结束后,站在陈若琳一旁的刘蕙瑕显得有些沮丧,她表示这是琳姐的最后一次比赛,赛前希望自己不要拖后腿,结果还是拖后腿了,说着说着无法控制情绪的她哭了起来,一旁的陈若琳赶紧抱住刘蕙瑕的肩膀安慰。

今天第四跳,因为风比较大,俩人发挥都不是太好,小师妹刘蕙瑕觉得格外内疚。陈若琳现场及时安慰小师妹,要她不要看成绩,专心做好下一跳。第五跳,两人选择了高难度动作,拿到了全场最高分,将领先优势延续到最后,锁定冠军。

今天站在陈若琳身边的刘蕙瑕,已经是她的第三个奥运搭档。

8年前,16岁的陈若琳,携手同为16岁的王鑫以363.54分,领先第二名28.23分的优势轻松夺冠。随后的单人比赛中,她让中国跳水队在12年后重新夺回了女子10米台奥运金牌。当时的她抱着教练哭了很久,这个16岁的小姑娘承受了太多同龄人不能理解的痛苦和压力,是隐忍坚持让她走了过来,最终登上最高领奖台。年轻的她在首届奥运会上满载而归,一战成名。

2012年伦敦奥运会时,陈若琳搭档汪皓实现卫冕,她用金牌证明了自己绝非昙花一现。和4年前不同,这个19岁的女孩面对压力如山的奥运较量和骄人的荣誉,已经出落成了一个成熟、大气的女将。从2006年出道到今天的奥运会,她实现了在这个项目上大赛参赛全胜的可怕垄断。身边的队友换了一波又一波,唯有她一直坚守跳台。

【大人物】陈若琳:曾迷茫坠落谷底的五金女王

空中倩影

每周和长辈通电话的孝顺姑娘 退役后想体验真正大学生活

“刚刚看到罗志祥了,激动死了。 ”听到陈若琳的话,一位记者马上跟了一句,“那如果看到周杰伦了,会怎么样? ”

“我想我真的会昏过去的。 ”这是陈若琳夺得伦敦奥运会女子单人十米台后的采访实录。

陈若琳的这句话,无疑就是她内心的最真实写照,生活本应如此,金牌和成绩固然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但绝不应该是全部,生活中的陈若琳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姑娘。

“若琳从小好胜心就强,比赛得第二名都会不开心。”爷爷说,“如果她没拿到第一,会把自己关起来慢慢平静,有时连我和她奶奶的电话也不接。”不过,这种争强好胜的性格让她也特别能吃苦。爷爷说,陈若琳从小身体不好,4岁开始练跳水后,从不“叫苦喊累”,总是“报喜不报忧”。陈若琳几次受伤,他们都是从网上看到了,打通电话,她也总是安慰老人“好多了”、“没问题”。

爷爷夸陈若琳是个孝顺的姑娘,虽然训练比赛非常繁忙,每到周六,她总会和爷爷奶奶通电话,关心老人的身体和生活。为了时刻关心爷爷奶奶的日常生活,陈若琳还专门给爷爷买了一个苹果手机,爷爷现在也学会了用微信与孙女视频聊天。7月30日,孙女在去巴西里约的前一天,打电话告诉奶奶说:“要注意身体,不要省钱,要开空调。”

尽管4年后,陈若琳还不到28岁,但她的种种暗示都表明,她很难再回到跳台上继续自己的跳水事业了。当然,和吴敏霞、邹凯并列中国金牌第一人也已经足够伟大。那么如果离开赛场,陈若琳会选择做什么呢?

“和同学住在一起,每天一起去上课、去食堂吃饭、出去玩,应该很有意思。”陈若琳说,“如果退役了,我第一件想做的事情就是去人大读书,体验一下真正的大学生活。”她的爷爷也说:“她的人生靠她自己把握,但我希望她能早日回到课堂,学好知识,补上人生的必修课。”(王星晨)

本文系腾讯网独家稿件,版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erfguo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