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棋哥:国际残奥委会脑残了?政治干扰残奥会

棋哥:国际残奥委会脑残了?政治干扰残奥会

特约撰稿:王奇,歌华中奥集团执行总裁 (体育专栏作家:棋哥)

原标题:政治干扰体育,大脑直奔残疾

一点都不带唱高调的,心里一直非常尊重残疾人,他们太不易了。尽管我绝对不忍心去看残疾人的比赛,尽管残疾人运动员们身残志坚。

即使是这样,当国际残疾人奥林匹克委员会宣布禁止俄罗斯代表团参加里约残奥会的决定后,我这不看残奥会的都惊着了。国际残奥委的官员们不会脑子也残疾了吧?本来是和谐发展的,本来是有161个会员的国际残疾人奥委会,他们最需要得到各个会员国的残联支持,但政治干扰体育的阴险招数,居然就在残奥委得逞了?

残奥运动的格言是“精神寓于运动”,这也正是各个项目残疾人运动员自强不息的竞技展现。但是国际残联以“由于俄罗斯残奥委无法保证严格执行《世界反兴奋剂条例》和国际残奥委会相关反兴奋剂规定”而禁止俄罗斯残疾人运动员参加残奥会?这哪里是“精神寓于运动”,纯粹就是“政治干扰残奥会”了。

依照历史的经验:如果是因为服用违禁药物,服用兴奋剂而被查出来的运动员,为维护公平公正,严格将其禁赛是理所应当的!这是依法办事得人心的处理方法。但如果株连九族,将干净的运动员也一刀切,那就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国际奥委会对俄罗斯奥委会的处理意见,是按法律的原则办事,既敲山震虎,又处罚有据。但国际残疾人奥委会的横刀一砍,就带有十足的政治干扰倾向!让人感觉这个由“脑瘫国际运动与娱乐协会(CP-ISRA)”等机构发起的国际残奥委,大脑真残疾了。

我过去一直很敬佩国际残奥委主席克雷文先生,2008年北京残奥会开幕,克雷文先生那句标准的中文“各就各位,预备……”,让我对这位参加过五届残奥会的轮椅运动员主席有一种特殊的亲切感。

在何振梁先生《我的申奥日记》发布那天,当我看到人民大会堂东门没有残疾人轮椅车道时,特意安排了两个小伙子陪着克雷文主席,希望能够抬他上人民大会堂的台阶。但是克雷文先生不干,一定要自己用力掰动轮椅的轮子,一个一个台阶地上去。这让我对这位身体残疾而意志顽强的主席,有一种发自心底的敬仰。

但是这一次,我是坚决不同意克雷文主席的观点,他那所谓“禁赛俄罗斯的决定仿佛一付重担压在残奥委会肩头,但我们必须做出这个决定,这符合残奥运动发展的最大利益”。我真的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政治的干扰,已经欺负到残疾人身上了。

当我看到这幅照片,看到轮椅上俄罗斯残疾运动员无辜的眼神,我必须要说一句:这是国际残奥委极其脑残的决定!你们再流氓也不能欺负残疾人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