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杨毅:霍顿如疯狂袋鼠 最好的反击就是干掉他

杨毅:霍顿如疯狂袋鼠 最好的反击就是干掉他

孙杨在颁奖仪式上与霍顿微笑握手

原标题:霍顿攻击孙杨,你怎么想?

以0.13秒之差击败孙杨的澳大利亚20岁小将霍顿在400米自由泳决赛前后两次公开表达,孙杨是“使用兴奋剂的骗子”。此言一出,舆论哗然。

岂止是哗然,简直是愤怒。

网友们也怒了,翻墙冲向霍顿的社交媒体,斥责他,怒骂他(鉴于需要用英文骂,部分火力最强的网友没有参加),要求他道歉。我们网友的常用格式是:你才使用兴奋剂,你全家都适用兴奋剂!或者,凭什么这么污蔑我们中国运动员?我们中国运动员有竞争力就是使用兴奋剂吗?这是对中国运动员的污蔑!这是对中国的污蔑!

周日早晨9点24,我也守在电视机前看了这场决赛。我听说孙杨在赛后想跟霍顿握手,以示运动员之间最普遍的礼节,但霍顿视而不见。面对这样一个轻狂、无礼的对手,我也愤怒。

可我看到那些网络上最普遍的愤怒的方式和表达——充满了民族情绪和对国家热忱的表达,说实话,我最先想起的,是1990年代侯耀文和黄宏登上春晚的小品,两个老同学在火车上相遇,用兜里的名片打牌,小小一副牌,人生大舞台。当侯耀文打出了几张官员牌,“查查马教练有没有使用兴奋剂”,黄宏愤怒了,他的台词掷地有声,“凭什么我们中国运动员拿了冠军就是使用兴奋剂!我们中国,就是要像马家军一样,永远跑在世界的最前列!”这样的台词,赢得了台下——和电视机前整个中国观众的喝彩。那时如日中天的马俊仁就坐在台下,神采飞扬。他和他以王军霞为首的弟子们,曾经是这个国家骄傲的象征。

20年后,往事尘封,却世事洞明。人们都已经知道,当初马家军“跑在世界最前列”的原因,除了狼狗和鳖精,还有大规模的集体使用兴奋剂。马教练对待女运动员的方式极其粗暴和残忍,甚至还亲自给她们打针,直到2000年悉尼奥运会之前,突然销声匿迹,烟消云散。在随后十余年里,每次在综艺频道的夜半时分看到那个小品的重播,你的心里早就没了当年那份豪迈感,而是无奈的失笑。

同样的故事,曾经发生在中国游泳队身上。在1980年代,中国游泳在亚洲难以和日本匹敌,但在1990年北京亚运会之后迅速崛起。到了1992年,天下闻名的五朵金花出征巴塞罗那奥运会,力取四金一银,世界为之震惊。从那时起,外媒不断猜测、攻击、指责中国游泳服用禁药,在那个奥运金牌象征着国家强盛的年代,中国的媒体工作者和观众们愤怒地反击着:这是世界对中国的偏见!这是你们对中国崛起的不接受和不承认!这是无耻和流氓的思维!

孙正平老师在他的自传《声涯》名为“拼技术还是拼药”的一章里曾经描述过这样的情景:在1994年罗马游泳世锦赛上,他和央视转播团队去罗马现场转播,外国的媒体和评论员总是对他们指指点点,让他们难以接受。当地的转播信号制作团队在转播时也别有深意,镜头对准中国女运动员时,常常从脚下摇起,停在肩膀(展示宽厚程度)、喉部和面孔粗糙的皮肤特写上。孙老师写道:当时我们非常愤怒。

一年之后,中国泳军在1994年广岛亚运会上再次大破东道主日本,大获全胜,但早有埋伏的国际泳联在亚运村内查获了大量中国游泳队服用禁药的证据,在广岛亚运会后对中国游泳队形成大规模处罚,取消了大量他们获得的金牌。自那以来,迄今为止,中国泳军的整体战斗力再未恢复到1992年奥运会和1994年世锦赛的盛景。

这两次中国运动员集体大规模使用兴奋剂的史实,在当年都轰动一时。即便在现代体育的发展史上,它的恶劣程度和当时的惊人影响,以及对所涉及运动员身体的伤害和人生的改变,都能够与当年民主德国的恶行相比。年代久远,年轻的朋友们也许从未听说,而我也不想再详细讲述那些名字。我只是记得,我在得知真相之后的被羞辱感,以及我回头对我曾经炙烈的热情的思索。

请继续读下去。请不要认为我是在为霍顿张目,或者我影射孙杨使用兴奋剂。这绝不是这篇文章的主题。恰恰相反,我绝不相信孙杨在使用兴奋剂比赛。孙杨和北京男篮的主将马布里同样是361度旗下的运动员,在去年孙杨伤愈后复出,备战和参加喀山世锦赛的过程中,老马的私人训练师克里斯——一位无与伦比的高水平训练师(老马的身体为证),跟随了孙杨数月时间来训练他,辅助他在喀山夺金。克里斯非常清楚孙杨起居、饮食、训练的一切,他经常向我们提起,孙杨的天赋、水性、训练有多么出色。用老马的话说,那孩子就是条鱼,是百年不遇的泳池里的奇才。我相信,孙杨的每一块奖牌都是干净的;我也相信,在经历过当年那样惨痛的故事之后,中国体育代表团在近三届奥运会上赢得超过110金牌,规范性越来越强,硬实力越来越出众,也越来越被国际社会真正的认可。

霍顿所说的,是2014年孙杨因为误服治疗心脏病的药物而被禁赛三个月的往事。孙杨服用的药物万爽力,在中国是非常通用的治疗心脏病的药物,内含的成分曲美他嗪是在2014年年初刚刚被国际泳联列为禁药,而孙杨因不知而误服。随后国际泳联也对孙杨从轻发落,仅禁赛三个月罚款5000元,取消了他在全国游泳冠军赛上的1500米冠军。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孙杨曾经有意的服用禁药或者在大赛期间使用禁药;也无法证明,孙杨在奥运会和世锦赛舞台上赢得的任何成就与禁药有关。

霍顿在比赛之后也承认,他对孙杨的攻击,某种程度上是为了扰乱孙杨的心神。如果这真的是一种策略,我只能说,这样的策略缺乏奥林匹克精神,也令人不齿。霍顿所说的话,是失礼、失态和失言,这不是一个新科奥运会冠军应该有的表达。这是对孙杨个人的诽谤,中国代表团应该是中国运动员的后盾,应该据此向国际奥委会提出正式的抗议。

可是,你知道吗,我还想说的是,这种抗议、反击、要求和表达,和我之前说到的,纯粹的,随时都能点燃的民族情绪是两件事。那种情绪,是你可能都没听说过孙杨,你可能也根本没看比赛,你一听“中国”和“兴奋剂”这五个字连在一起你就疯了,你并不知道在中国的体育史上发生过什么。你爱国,你热泪盈眶,你挥拳怒吼,你慷慨激昂,你让我想起,20年前在电视机前的自己。

我最近常常想说,一个国家的强大,是国民精神世界的平静和坚强。这种平静和坚强,首先是你能够正视和了解自己。你既不自大,也不自卑;既不太高,也不太低;你知道自己有多么出色,也知道这里曾经有过怎样的污点。当你能够正视这一切的时候,说明历史已经翻出了新的一页。我写过,30年后,潮流滚滚,我们这个国家的发展世所共见,已经不再是一枚奥运金牌、一个奥运冠军就会让你觉得国家更强盛、世界会认可你的时代了。同样,当一个对手在奥运赛场上无礼地说了什么,你也不必认为这是对我们国家的亵渎,他也没这么大能耐。你只是在观看运动员与运动员之间的交锋,泳池之内,碧波翻腾;泳池之外,勾心斗角。

作为一个体育记者和评论员,我一直坚持着不打鸡血,不灌鸡汤——哪怕这血和汤都打着爱国的标签,能轻易地让千万人沸腾。我一直相信,在这个焦虑的世界里,中国人审视自我和周遭的方式,首先需要平静。2001年,我毕业之后第一次采访全运会,就听到罗雪娟从泳池里爬上来之后说,我身后的这池水里不干净。接近20年来,我讲述过中国体育众多美好的故事,也清楚在完全封闭体制下中国体育独立王国的人魔难辨。这教会了我无论看到或听到什么,首先不是愤怒,而是思考和辨别。

霍顿对孙杨的无礼诽谤,也部分源于澳大利亚与中国游泳之间的积怨。身为传统游泳强国,澳大利亚在数年来一直遭遇中国泳军的冲击,也对中国运动员经常前往澳大利亚特训(主要在黄金海岸地带)、雇佣澳大利亚高水平教练、占用澳大利亚游泳核心资源不满,甚至曾经试图禁止所有澳大利亚俱乐部接待孙杨。在历史的成见和现实的恩怨里,这只年仅20岁的澳大利亚袋鼠终于口不择言。

再说一遍,我可不会为一只无礼的疯狂袋鼠解释。我只是在讲述,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以及,我们也许可以怎样看待他。

或者,我们究竟怎样看待他,都并不重要。他根本不在乎我们怎么看。重要的是,孙杨是否能够在接踵而至的200米自由泳决赛里击败他。

运动员最好的反击,就是轻蔑的微微一笑,然后干掉他。

以上内容来自微信公众号:杨毅侃球(yangyitalk)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nakinbai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