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展望2020年奖牌第一集团之争:看东京四方争雄

[摘要]里约奥运会已经正式落幕,运动员们四年艰苦备战的成果在过去的16个比赛日中彻底释放。同时,这也意味着下一个四年的准备已经开始,各国体育军团进入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角力阶段。

展2020年奖牌榜第一集团之争:看东京四方争雄

中国队历届奥运会金牌数一览

广州日报里约8月22日电

里约奥运会已经正式落幕,运动员们四年艰苦备战的成果在过去的16个比赛日中彻底释放。同时,这也意味着下一个四年的准备已经开始,各国体育军团进入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角力阶段。东京奥运会时,除了美国依旧拥有无法撼动的领先优势外,奖牌榜第二、三位的争夺将更为激烈,本届奥运会因禁赛实力大损的俄罗斯将全力出击,英国在里约奥运会首次成为奖牌榜第二位,他们将努力稳固自己的位置,东道主日本通过增设优势项目有了更多进入奖牌榜前三名的机会,至于中国,也期待在里约奥运会之后重回第二位,届时,四大代表团将上演一出“新四国演义”。

项目调整东道主日本获益良多

国际奥委会全会已经表决通过,滑板、冲浪、攀岩、棒垒球和空手道5个大项进入2020年东京奥运会。这5个奥运“新成员”既有极限运动又有东道主优势项目,它们在中国虽然有一定基础,但由于整体普及率有限,而且面临场地紧缺、参与渠道不足等困难,因此中国队想从新项目中分一杯羹将非常艰难。预计这5个大项将设18枚金牌,新增474名参赛运动员。

在这5个项目中,中国仅有的机会是攀岩,这些年,中国选手在速度攀岩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登山管理中心主任李致新说:“我们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攀岩大国,正在为成为攀岩强国而努力,力争让五星红旗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冉冉升起。”不过前国际排联主席魏纪中认为,中国的攀岩实力与国际强国的差距还是很大,“我们这些年在速度攀岩上确实成绩不错,还出了钟齐鑫这样的明星运动员,确实让我们看到了在东京奥运会上夺冠的机会。不过,虽然攀岩已经进入了奥运会,可是具体项目还没有确定,到时设置的究竟是速度攀岩还是难度攀岩,还是个未知数,在难度攀岩上我们与国际强队的差距还很明显。”这种差距在钟齐鑫看来就像中国男篮和美国男篮的差距那么大。

魏纪中坦言,新增加的5个项目对于2020年奥运会东道主日本而言绝对都是有利的,“棒垒球原本就是美国、日本的强项,空手道和攀岩、冲浪、滑板这三个极限运动项目,日本的水平同样非常高,就说攀岩中的难度赛,日本是亚洲水平最高的,未来设项也极有可能向东道主靠拢。”他认为,这些新增项目在中国发展面临最大的问题还是管理上的制约,“在这次里约奥运会上也看出来了,我们多个项目在新规则、国际趋势的认知和判断上出现了严重偏差。比如体操,觉得自己难度是最高的,老在抱怨裁判压分,问题是现在的新规则首先注重完成质量,我们难度是最高的,但要站稳啊,而且裁判本来就对中国压分,质量做不好又给了裁判压分的理由。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判断失误呢?因为管理者的思维滞后。”

除了新增项目,原有项目的调整也会对中国队造成一定的冲击,比如击剑项目的轮换设置。根据国际击剑联合会关于每届夏季奥运会团体赛项目轮转的原则,四年后的东京奥运会将不设男子花剑团体和女子重剑团体两项赛事。对于在这两项有着实力优势的中国击剑队来说,这无疑也是一次沉重打击。

中国队优势项目面临人员“大换血”

如果说东京奥运会的项目变化对中国代表团会造成外部冲击,那么未来四年里中国队部分项目的人员更迭就是内部动荡了。里约奥运会后,一批经历过北京奥运会、伦敦奥运会运动员将会退役。魏纪中认为:“下届奥运会对于我们来说,无疑将是北京奥运会后最艰难的一届奥运会,会比这一次更难。首先是日本队作为东道主对我们的冲击更大,其次是我们相当多项目特别是所谓的优势项目,有经验的老队员都要退役了,年轻运动员稳定性和临场应变能力欠缺。”

里约奥运会后,一直承担着中国体育代表团奥运首金任务的射击队将有多位老队员退役,有过三届奥运会经历的女子步枪老将杜丽,九运会成名的女子手枪名将、北京奥运会冠军陈颖都将告别。同样面临退役的还有参加过四届奥运会的男子步枪名将朱启南、曹逸飞,女子气手枪两届奥运会冠军郭文珺,飞碟项目的魏宁、胡斌渊。从本届奥运会看,小将们的表现显然还没达到要求,四年后的情形又会如何?

随着老剑客们到了“卸甲”的年龄,中国击剑队也出现了“人才断档”的问题。以中国队的传统优势项目男子花剑为例,主教练叶冲在总结里约奥运会败因时,就提到在雷声和马剑飞两位32岁的老将隐退后,队伍缺乏有实力的中生代选手,很难维持在世界顶级行列。而在男重、男佩、女花、女佩几个项目中,也仍未涌现出可以挑大梁的人才。女子重剑项目上的孙玉洁、许安琪都是24岁左右,由于下届奥运会团体项目缺失,个人项目争金难度和变数也都增大。

中国的金牌队伍羽毛球队和体操队本届奥运会都遭遇滑铁卢,前者仅获得2枚金牌,后者则一金未得,创1984年中国队参加奥运会以来的最差战绩。未来四年里,这两支队伍同样面临青黄不接的问题,羽毛球单打的林丹、李雪芮、王仪涵,双打的傅海峰、于洋,混双的张楠和赵芸蕾都坚持不到东京奥运会。体操队的张成龙、邓书弟、尤浩等队员四年后年龄都将在30岁左右,基本上也无法出战东京奥运会。

多个争金点将遇日英俄正面冲击

里约奥运会上,除了美国代表团的优势依然巨大,中、英、俄三国的金牌和奖牌数量都出现了“剧变”。中国队多个项目成绩不尽如人意,自2004年后第一次跌出奖牌榜前两位;英国队则继伦敦奥运会后再次提升,一举占据奖牌榜第二位;俄罗斯队获得的19枚金牌也是自前苏联时代以来最少的一次,但在100多人被禁赛的前提下,他们仍然取得了仅比四年前少3枚金牌的成绩,显示出其强大的潜力。至于日本队,本届奥运会虽然仅得到12枚金牌,但四年后通过新增项目和东道主优势,目标势必是进入奖牌榜前四甚至冲击前三。

在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体育夺金的项目分布在9个大项中,所有奖牌分布在16个大项中。日本的金牌分布在5个大项中,奖牌分布在10个大项中。虽然从奖牌分布范围看,中国队的争金能力远优于日本队,但双方在多个项目上争金优势重叠,势必出现此消彼长的情形,而且日本通过新增的5个项目增加了夺金机会。

从过往奥运会来看,中日体育的缠斗将会最为激烈,首先是田径的短跑项目,本届奥运会百米接力比赛中,这几年一直表现突出、去年世锦赛获得银牌的中国男子接力队只获得第4名,而日本队则得到银牌;其次是游泳,一直以来亚洲游泳的竞争主要在中日之间展开,如果说四年前是中国队完胜,此次里约奥运会正好反转,中国队只收获男子200米自由泳1金,而日本队则拿到男子400米混合泳和女子200米蝶泳金牌,后者更是直接战胜中国选手;最后,竞争最惨烈的是体操,本届奥运会日本体操队特别是男队完胜中国队,男团和男子全能这两枚最有分量的金牌被日本队囊括。此外,柔道、摔跤、羽毛球等项目上,日本队也都直接从中国队手中抢金。

下届奥运会,俄罗斯队无疑将强势回归,他们本届奥运会在100多人被禁赛的前提下还拿到19枚金牌,远超外界赛前的预测。俄罗斯队的奖牌分布在17个大项中,日前俄罗斯总统普京明确表态将会在未来大力支持俄罗斯的体育事业,加强俄罗斯选手在国际赛场的夺冠实力。俄罗斯的强项集中在射击、举重、跳水、击剑、花游、艺术体操、体操,摔跤、自行车、田径、手球、水球、排球等方面,与中国队角力的项目主要是射击、举重、跳水、花游、艺术体操、体操和自行车。从2000年悉尼奥运会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俄罗斯队和中国队都保持在奖牌榜前三位,但从2012年开始,俄罗斯队掉出了前三,英国队则成功挤进前三,这次还反超中国队成为第二。东京奥运会时的英国队,夺金点将依然集中在自行车、跳水、体操、船艇、马术等项目,与中国队正面交锋的项目主要集中在自行车、跳水、体操和水上项目。届时,中、俄、日、英将为奖牌榜前三上演一场白热化之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