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亲历里约:谌龙异军突起是专属于大球的温度

亲历里约:谌龙异军突起是专属于大球的温度

特派记者李婷里约报道

你知道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吗?我不知道。可我知道凌晨四点的里约。走在夜雨中有些泥泞的马路上,心情好像还没有从几小时前中国女排夺冠那一刻平复过来,其实我并没有激动,我只是有一些和很多人不同的感慨。

里约奥运会倒数第二个比赛日,于我,是从里约中心4号馆开始的,在谌龙和李宗伟的羽毛球男单决赛中,前者的获胜成就了自己,后者的失利神伤了无数人。不可否认,在绝大多数国人希望谌龙为低迷的中国羽毛球队再夺一冠时,也的确有很多中国球迷希望李宗伟不要再悲情下去了。

很多人说:“你既然都赢了林丹,那你就继续夺冠吧。”当中国代表团和英国在奖牌榜上争得难分难解之时,一个马来西亚人还是赢走了不少国人的期待,这大概算得上是个人项目其中一种特质的所在——个人的魅力有时候超越了国籍界限,我只为我喜欢的运动员买单。

当我下午先来到马拉卡纳体育场,晚上再去到马拉卡纳体育馆后,便又直观而深切地感受到集体大项带给人的一种凝聚力和自豪感,这是并没有团体赛的奥运会羽毛球项目不大能感受到的,甚至是拥有男女团体赛的乒乓球,也无法获得的,大球带来的感受。

在马拉卡纳体育场,全场几万人同时高唱巴西国歌,在这个足球的国度里,他们历史上第一次拿到奥运男足冠军。几乎所有观众都穿着黄色的球衣,甚至还在妈妈怀抱里的小宝宝,在薄薄的包被下,也穿着巴西国家队队服的连体衣。

在开场前五分钟走进这座世界上最大的体育场,根本找不到座位,可是巴西人不在乎,他们有秩序地挨个坐在走道台阶上,或者不阻挡彼此地站在空地里,手中拿着爆米花、啤酒和热狗,为巴西队每一次进攻而欢呼。

点球大战前,我就赶紧从看台上回到了工作间,我怕一旦输了球,喝了酒的巴西人会搞出点什么名堂,毕竟警察都已经手持盾牌做好了准备。巴西赢了,在内马尔踢进点球那一瞬间,我身旁的一名巴西记者哭得不能自己。

然后,我又迅速转移到旁边的马拉卡纳体育馆,想要见证中国女排的奇迹。没有了东道主,这场女排决赛的上座率直到比赛开始后才逐渐达到八成,可是现场的气氛早已在DJ的带动下High了起来,我没有想到,生性腼腆内向的中国球迷几乎都在和主持人现场互动,做出各种动作和表情。

在快要赢下来的时候,每一次得分,除了几乎包场的中国球迷,记者席上也已经沸腾。在中国队最后一个球落地,同行之间大家相互击掌拥抱,还有人留下了感动的泪水。

于是我又想起了在羽毛球赛场,在林李大战的半决赛中,看台上也是聚集了许多的中国记者,他们并不见得不想林丹赢,但大家似乎单纯地欣赏着比赛,很少会将情绪如此外泄。当李宗伟终于第一次在奥运赛场战胜林丹,我泪流满面,可是除了我这个采访羽毛球十年的记者外,我没看到更多人有着和我一样的情绪。

但是在属于女排夜晚的马拉卡纳,太多人动情了,哪怕不是现场,只要看一眼朋友圈的刷屏,就知道这个热度是有多热,那些热衷于自拍的90后,那些热衷于心灵鸡汤的中年人,那些没事就转发养生的父母辈,每个人都在看女排,都在说女排。

他们在说什么?说的都是女排精神。女排精神是什么?我没有发言权,但我能看到的是,在女排比赛结束后,中国观众也和我一样在等车回家,几个大概是中餐馆的员工手里攥着国旗说:“睡三个小时去买今天的菜,可是我怎么可能睡得着啊。”

坐在轮椅上的一位男子在和推着他的朋友说着郎平,几个年轻的男孩女孩在讨论魏秋月和张常宁到底谁更好看一些,他们声音并不高,并没有因为中国队夺冠而显得张扬,可在刚刚的赛场里,他们都还叫的那么大声,不认识的人之间都在相互击掌拥抱,出了那个体育馆,又都做回了内敛的人。

想起来乒乓球某项决赛那天,恰逢中国女排对阵巴西的关键战役,当中国乒乓球毫无悬念夺冠后,赛后的采访很多记者都没有去,而是围在媒体工作间的电视机前,焦急地看着女排比赛的画面和比分,大家在电脑上敲着丁宁、马龙如何如何,嘴上却在问:怎么样,女排几比几了。

作为一名乒羽记者,我向来很为自己的这两个项目骄傲,毕竟乒乓球作为国球实力太强了,毕竟羽毛球有我钟爱的运动员和我的朋友们,可是在马拉卡纳看到足球和排球,特别是中国女排,我还是会有一点点羡慕大球带来的荣誉感和影响力,那是小球无法比拟的。

以中国女排的夺冠来结束我在里约奥运会上的报道之旅,我想,也算是我的完美收官了,尽管我最深刻的奥运记忆不是停留在女排的赛场,但是在这里,它带给我一种全新的体验和角度,让我更好地去报道我负责的项目,让我更认真地去对待每一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ergiozhou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