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游泳盘点:孙杨比肩菲鱼 日澳美模式值得借鉴

腾讯体育8月15日里约热内卢(文/应虹霞)中国游泳队启程回国,从开赛起就高光与硝烟齐飞的里约奥运游泳赛场重归宁静。美国游泳队以16块金牌雄踞首位,澳大利亚以3金的成绩位列第二。亚洲近邻日本获得2金2银3铜,中国游泳队则交出了1金2银3铜的答卷,金牌和奖牌总数都比伦敦奥运有所下滑。

游泳盘点:孙杨比肩菲鱼 日澳美模式值得借鉴

孙杨比肩菲尔普斯

游泳盘点:孙杨比肩菲鱼 日澳美模式值得借鉴

在参加里约奥运会前,美国人在所有32个项目中只有8个项目排世界第一,澳大利亚有11个项目排世界第一,但到了奥运会上,美国大部分选手都能超水平发挥,依然是绝对老大,澳大利亚却绝大部分人“超水平下降”,他们还是世界第二的水平。进步最大的是日本,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他们一定会有出色的发挥。世界游泳的格局依然没有太大的改变,游泳青训、精英养成机制及大赛前实战演练,成为决定奥运会最终成绩的分水岭。

了不起!孙杨成奥运第三人 与菲尔普斯比肩

伦敦奥运会,中国队获得了5金2银3铜,里约只收获了1金2银3铜,尖子选手的整体实力和人数在下降。特别是女队,从伦敦奥运3金下降到零,直接影响了中国队的金牌总数。

但是中国游泳也有收获,首先,奥运会出现了一批优秀的年轻队员,包括拿到奖牌和没有拿奖牌的选手,比如徐嘉余、汪顺、李朱濠、柳雅欣等。男女两个4×100米混合泳接力都具备了前三名的实力,这些有才华的年轻选手,将是未来中国游泳振兴的希望。

第二,孙杨非常了不起。伦敦奥运会冠军,在里约还能拿到金牌的目前只有莱德茨基、菲尔普斯和孙杨。在经过了这么多磨难,包括脚的两次意外骨折之后,他还能如此释放自己的能量,并在400米自由泳项目摘银后很快调整自己,在200米项目实现中国游泳的突破。

而从最近的表现来看,孙杨成熟了。他有坚持到东京奥运会甚至更远的愿望和信心。而从对手和他自身的情况来看,孙杨未来完全有希望在三个甚至更多项目中争金夺银,包括个人和接力项目 。明年布达佩斯世锦赛,中国游泳队的表现一定会比里约奥运会要好得多得多。

游泳盘点:孙杨比肩菲鱼 日澳美模式值得借鉴

美国依然具有统治力

美国和澳洲模式值得学习,中国游泳呼唤青训

美国和澳洲在奥运会等世界大赛的统治力,来源于他们雄厚的底边基础和比赛机制。美国游泳的青训主要在校园,澳洲在于游泳俱乐部,但两者的共同点,都拥有职业教练和密集的比赛机制。

在美国,有超过一百万人在进行游泳训练,三百多所大专院校都有游泳队。高中也都有校游泳队。从他们的比赛机制上,毫不夸张地说:美国小孩从小就是在比赛中长大的。各个年龄段的孩子,每周都要接受多次两天、三天的比赛,每次比赛,每个人都要出场参加四、五个项次。都是父母带着孩子,自己订旅馆,负责衣食住行,付报名费等等。每年,美国教练都有教练员年会,大家互相交流。美国的训练理念方法手段确实值得世界各国学习,这保证了美国游泳长盛不衰。

澳大利亚有9万名在册游泳运动员,1千家公立及私立型游泳俱乐部,在黄金海岸、布里斯班、珀斯等气候条件得天独厚的城市,游泳几乎是每个孩子的必修课。而在这个运动风行,板球、橄榄球、网球、冲浪等虎视眈眈瓜分运动市场的国度,澳大利亚泳协需要使尽浑身解数,争夺地盘。他们将澳大利亚国家游泳队称为这个国度“最受人尊敬的一支国家队”。在伦敦奥运仅获1金,将游泳项目第二把交椅拱手让与中国的所谓“滑铁卢”之后,澳泳协迅速启动了著名的“领奖台”计划,其核心是一方面垄断本国最为顶尖的教练资源和泳池硬件为己所用,另一方面不容他国游泳运动员们染指分享。通过强化精英机制,原本就不缺青训基础的澳大利亚游泳在本届奥运会重返第二的交椅。

而在中国,传统游泳人才基本出自专业的体校。社会型游泳俱乐部依然相对匮乏。而且,青少年游泳俱乐部少年儿童比赛很少,而且组织一次比赛非常繁琐,人手也相对短缺。中国需要进行青少年游泳的竞赛改革,简化比赛,动员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进来。让父母亲做义工,做裁判,让比赛变得简单。只有大量的比赛,才有可能发现好的人才。

游泳盘点:孙杨比肩菲鱼 日澳美模式值得借鉴

日本游泳正超越我国

日本正在超越我们 包干制与单干制已落伍

游泳盘点:孙杨比肩菲鱼 日澳美模式值得借鉴

奥运会游泳历史上,邻国日本和中国实力接近,双方各有优势项目,日本传统擅长蛙、蝶和混合泳,中国则在自由泳具备优势,而近年来中国仰泳和蝶泳都逐渐堪与日本抗衡。伦敦奥运会,中国以5金2银3铜战胜了日本的3银8铜。但在里约,2金2银3铜的日本在金牌和奖牌数上都超越了1金2银3铜的中国。日本的2金分别来自男子400混的萩野公介和女子100蛙的金藤理绘,而中国女子游泳在里约奥运的金牌零收获,直接造成了这一差距。

游泳是日本体育自1948年以来的优势项目,日本国家游泳队拥有“富士山飞鱼”的美称。日本游泳的青训将美国与澳洲的做法兼容并蓄,集传统校园和新兴的社会型俱乐部(SS)于一身。而到了国家队层面,一反以往一对一的包干制,一种豪华型游泳研究生院的模式正在日本产生。

近年来,像萩野公介这样渴望成为北岛康介级别的世界级泳将,纷纷聚拢到平井伯昌门下,其中有200米蛙泳世界纪录保持者山口观弘,奥运奖牌获得者松田丈志、寺川绫、加藤由佳、上田春佳等等。在东洋大学泳坛伯乐的麾下,一大堆日本国内顶级好手集中在一起共切共磋,这种类似美国大学的崭新的训练模式的出现,是日本游泳界刮起的一股新旋风,是日本游泳体制一种新的进化。感受到东洋大学竞争的魅力,萩野公介放弃了美国留学,而选择了与北岛康介经常一起训练的机会,直言“是一种幸福”。仁川亚运,萩野异军突起,个人收获4金1银2铜,当选大赛MVP。而日本游泳亦以12金追赶中国的22金,特别是以萩野为首的男子游泳已然全面领先中国,里约奥运会更甚。

相反,中国的游泳精英平时多下放在各个省队,以一对一的分组或个别指导进行,更像一种包干制、单干制,厘清了职责分工,却缺失了同切共磋,除了一年廖廖无几的两项全国大赛,无法高频度地让精英们在互相竞争与激励的环境中实现共同成长。

日本还是一个喜欢尝试先进方法的国家。象高原训练方法,就是日本游泳人经过无数次训练,进行数据分析和总结,最终找到高原训练的最佳节奏。喀山世锦赛前期,日本队全队到欧洲拉练,进行大量、多项次比赛,来逐渐适应高强度的比赛节奏。而在今年,日本人更是高强度高密度地进行比赛:年初赴澳大利亚和美国,四月份本国的选拔赛,再到六七月份在欧洲频繁参赛,锻炼队员的各种专项能力。赛制上和国际接轨,导致他们的比赛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如今,与世界接轨中的中国泳军亦开启了高原训练,却鲜有参加高强度比赛,这也导致中国队员在里约奥运会后期多枪能力有所不足。

2018年亚运会、2020年东京奥运会,日本都是不容忽视的力量。而孙杨和萩野公介,也被中日两国泳界一致看好为东京奥运会的亚洲游泳领军。

本文系腾讯网独家稿件,版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