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边界】自行车大国首金?不 这是弱国的首金

[摘要]宫金杰弥补了4年前的遗憾,她和钟天使还将在个人赛和凯琳赛继续冲击金牌,然而,如此出色的成绩却难以改变一个事实:贵为自行车大国的中国,仍是自行车运动的弱国。

【边界】自行车大国首金?不 这是弱国的首金

撰文/唐前尧

2000年悉尼奥运会,姜翠华摘得女子500米计时赛铜牌,为中国自行车实现奖牌“零的突破”。此后3届奥运会,自行车运动员们前赴后继,在这个金牌总数高达18枚的项目上,中国队累计已拿下3银3铜,然而,那枚期待中的金牌,却在里约奥运会才姗姗来迟。

宫金杰弥补了4年前的遗憾,她和钟天使还将在个人赛和凯琳赛继续冲击金牌,然而,如此出色的成绩却难以改变一个事实:贵为自行车大国的中国,仍是自行车运动的弱国。

金牌也难以掩盖的尴尬

伦敦奥运,宫金杰和郭爽搭档出战团体竞速赛,她们在决赛前已经两次打破世界纪录,是夺冠的最大热门。在与德国队的决赛中,中国成绩定格在32秒619,德国队的成绩是32秒701。正当中国媒体争相报道“自行车历史首金”时,意外消息传来,在宫金杰离开内道的一瞬间,郭爽车轮压到蓝区,中国队犯规被取消成绩,金牌由德国队获得。

争议?失望?遗憾?五味杂陈中,中国自行车的首金梦,直至今日,才在里约得以实现。

【边界】自行车大国首金?不 这是弱国的首金

宫金杰和钟天使夺冠

从悉尼奥运会上夺得铜牌的姜翠华,到雅典奥运会上赢得银牌的江永华,女子场地短距离项目一直是中国队冲击奥运金牌的重点项目,伦敦的得而复失,里约的水到渠成,都在印证着中国队在该项目上的强大实力。然而,这枚金牌却难以掩盖中国人在自行车运动上的弱势。

自行车在奥运会上是个金牌大项,在场地、公路、山地车和小轮车四个分项上将决出18枚金牌。中国队共获得9个小项的参赛资格,其中包括场地自行车男、女7个小项和山地自行车男、女2个小项,将有17名选手前往里约参赛。然而,这也意味着里约的公路自行车和小轮车赛场上将看不到中国队选手的身影。与此同时,尽管山地自行车在男女项目上均搭上奥运班车,但实力与欧美选手差距悬殊。

奥运赛场之外,在环法、环西班牙、环意大利等自行车大赛上,中国人的身影更是罕见。百年环法举办至第101届,这项影响力巨大的赛事才首次有中国人参赛。来自黑龙江的计成,在环法大赛上创造了中国人的历史,虽然最终排名总成绩最后一位,但能够成为164名骑完全程的选手之一,计成配得上“英雄”二字。

然而,这样的英雄,也在折射着自行车运动在中国的尴尬。根据2011年的数据,中国专业自行车运动员只有2000名,刚好是法国注册自行车选手的百分之一(20万),而中国的人口呢?是法国的21倍!

显然,无论中国的自行车数量有多少,在这项运动上,中国仍是绝对意义上的弱国。

只是总量很高的自行车大国

【边界】自行车大国首金?不 这是弱国的首金

一句“宁在宝马车里哭,不在自行车上笑”,曾经引发全社会对“拜金”现象的热议,然而,这句话反映出的社会现实,却不止于此。作为世界公认的自行车大国,中国的自行车总量长期保持世界第一,自行车人口比例也曾长期维持在高位。然而,随着经济发展和人均收入的提高,汽车逐渐取代了自行车成为国人出行的首要选择。在城市里更是如此,滚滚车流让北京、上海成为“堵城”,而昔日的自行车长龙,则永远封存在了记忆中。

早在2007年,《华尔街日报》就曾大篇幅专门报道了世界各大城市的自行车热,作为“世界头号自行车大国”的中国,在文章最后却被这样描述:“2005年,北京有30.3%的人骑车上班,比起2000年下降了8.2%。”越来越多的数据显示,中国已不再是自行车大国。2012年,中国的自行车人口已下降至30%,低于荷兰的40%,而在城市里,该数字还在以惊人的速度下降。

随着汽车保有量的剧增和自行车数量的锐减,大城市里的非机动车道越来越窄,路面资源的稀缺令骑自行车成为一件并不那么令人舒服的事情。来自北京的骑行爱好者小章透露,整个北京市区,除了著名的长安街很适合骑行之外,其他城区的骑行体验都非常糟糕。机动车不仅占用其自身的行驶线路,还经常占用非机动车道停车,导致自行车在城市中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此外,随着城市规模的扩大,工作地与居住地之间动辄10公里以上的距离,也让普通人不得不打消骑自行车上班的考虑。

在中国的多数城市,政府层面都在鼓励公众绿色出行,也为此搭建了公共自行车出行系统,为广大市民提供免费自行车使用。然而,根据招标采购公告和相关媒体报道,在试点规模较大的杭州、北京、西安、宁波、武汉、太原、南京等城市,该系统的实际建设规模、车位车辆保有规模、日均实际使用人次等数据外界无从知晓,多为运营方或建设方一家之言。其中不少城市运行并不理想,有的甚至成为摆设。

如今,中国的经济发展仍在快速向前,汽车只会越来越多,自行车还会越来越少,长此以往,或许中国连“自行车大国”的名头都难以保留?事实并非如此。

未来,看上去很美

【边界】自行车大国首金?不 这是弱国的首金

环青海湖自行车赛

环青海湖、环海南岛、环中国赛……在普通国人逐渐抛弃自行车的同时,自行车赛事却在神州大地井喷。据2015年数据,在中国举办的多日赛就高达32个,其中,实际线路最长的是“环中国国际公路自行车赛”,17天骑行5500公里,比赛路线覆盖天津、湖北、四川、重庆、湖南、广东等六个省。著名的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自行车赛也已举办至第14届,其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根据人民网发布的“舆情热度前十名的国内自行车赛事”榜单,环青海湖赛以巨大优势名列第一。

据不完全统计,各地每年举办的大大小小的自行车赛事、骑行活动,总量已超过3000场。仅为业余赛事的环鄱阳湖国际自行车大赛,其比赛奖金高达120万元人民币,几乎媲美职业赛事。与之对应,随着国民收入的增高和健康生活理念的普及,自行车作为一种运动方式逐步兴起,因其对体能、年龄、运动能力的要求都不算太高,我国骑行爱好者总人数已多达2000万人,且正以每年50%的惊人速度增长。国内分布着2200家自行车俱乐部,每年夏天,著名的“川藏线”都会迎来全国各地的骑行爱好者,“身体在地狱,眼睛却在天堂”令这条线路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魅力;公路车300公里挑战赛、山地速降赛、BMX小轮车极限赛遍地开花,民间自行车竞技项目也发展得如火如荼。这充分说明,骑车正从代步方式转变为休闲运动——中国,正在蜕变为全新概念的“自行车大国”。

随着国务院46号文件发布,给社会资本投资体育产业创造了更好的市场环境,政府则成为幕后推手。北京延庆区提出打造“自行车骑游第一大县(区)”,全区适于自行车骑游的线路已达300余公里;大兴区与河北交界处的永定河自行车公园投资上亿,也吸引着周边的骑行爱好者前往。问题同样突出:大城市在城市周边建设骑游公园、骑游路线,却无法避免市区内的交通环境越来越不适合骑车的事实,难道,所有人都要开着汽车把自行车带到郊区再进行骑行吗? 此外,民间赛事的组织也很不正规,多数骑行赛并未像马拉松赛事一样,成为由各地政府层面组织的、大众能参与进来的有知名度的赛事。

而且,群众参与度是上去了,中国自行车运动的水平也有明显提高,但与先进水平的差距仍然极大。在自行车项目里最具影响力的公路自行车赛上,中国选手的成绩一向很差,连奥运资格也无法取得即是明证。“前几年,中国公路自行车在亚洲只处于三四流。在各省区市投入力量、资源后,现在已具备一定竞争力,但还达不到亚洲一流水平”,作为中国第一个加入职业车队、走出国门的车手,李富玉的话很有代表性。目前国内有近10支职业车队,到2015年底将增至15支,但这些车队在国际比赛中大多扮演“陪太子读书”的角色。以“魔鬼特训”带出亚洲车王黄金宝的中国香港队总教练沈金康则表示:“现在中国自行车在场地项目上是世界一流,尤其女子短距离有拿奥运冠军的实力。但公路项目与世界顶尖水平差距比较大,中国车手整体能力并不弱,但常常将大量体力消耗在不该消耗的地方,这是不成熟的表现。”

自行车文化的积淀需要很长时间,相比于环法赛的“百年老店”,国内办赛时间最长的环青海湖赛不过14年。如今,不少国内自行车赛都有了电视直播,赞助商和商家的引入将助推自行车运动的发展,也有利于普通人了解规则、感受公路自行车的魅力。

【边界】自行车大国首金?不 这是弱国的首金

中国的环法第一人计成

作为中国参加环法大赛第一人,计成坦言,在参加了自行车三大赛后,他作为运动员的人生已经满足,但他更希望能帮助中国车手走向世界:“我就像一个探路者,是一个测试者,测试下中国人到底有没有站在自行车三大赛上的能力,如果我可以的话,我就希望有更多的中国选手走出国门,去欧洲发展自己。我常想如果中国有1000个计成,我们就能有一个车手在欧洲的小型竞赛里获得冠军。如果我们有1万个或10万个计成,也许他们中一个天赋好的选手,可以赢得一个环法的分站冠军。”

计成从环法凯旋时,前往机场迎接他的朋友撑起了一条横幅,“三年三大环赛,计成奋勇前行”,汉字下面是一行英文:dream on the way(梦想已经上路)。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本文系腾讯网独家稿件,版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排行 国家 总数
精选内容

三星盖乐世S7 edge耀视奥运快报